Skip to content

不尋常!美海軍半年解職13名指揮官 1周內免職5人

據報道,美國海軍今年截至目前已經解職了13名指揮官,其中5人在一周內被免職。據海軍發言人稱,這一係列“人事變動”彼此並無關聯,且沒有進一步詳細說明指揮官遭解職的具體原因。美國海軍給出的大部分理由都是:對這些軍官的指揮能力“失去信心”。

↑自4月以來至少有9名指揮官和兩名高級顧問被解除職務
↑自4月以來至少有9名指揮官和兩名高級顧問被解除職務

今年4月,美海軍“喬治·華盛頓”號航空母艦上的一係列船員自殺事件引發外界關注。由於艦上生活居住條件差、心理壓力大等因素,4月9日至15日有3名船員自殺身亡。盡管海軍發言人聲稱這些指揮官均未在這艘航母上服役,但自4月以來至少有9名指揮官和兩名高級顧問被解除職務。截至目前,美海軍內部正持續受到“有毒指揮文化”的調查。

美國海軍一星期內將5名軍官解職

報道稱,今年以來美國海軍發生了一係列“原因不明、不同尋常”的解職軍官事件,僅本月第二周就有5人被免職。美國海軍尚未公布具體原因,僅強調在各級指揮係統中“信任和信心”的重要性。發言人德文·阿內森表示:“海軍長期以來一直對所有人員保持高標準。沒有達到這些標準的人將被追究責任。”阿內森補充說,這種人事變動“既不是懲罰性的,也不是紀律性的”。

在今年早些時候的指揮官解職聲明中,美國海軍方麵至少對其中四起事件僅給出模糊不明的解釋,對其他事件則發表了籠統的“喪失信心”聲明。4月4日,由於夏威夷州的紅山燃料儲存設施出現“一係列領導和監督失誤”,附近海軍艦隊後勤中心指揮官被解職。4月28日,一項“指揮調查”導致一名負責聖地亞哥潛艇訓練設施的指揮官被免職。

在本月8日至14日期間,美國海軍接連免去了4名中層指揮官和1名高級軍士的職務,包括第137電子攻擊中隊指揮官麥考密克,“巴爾克利”號驅逐艦的指揮官約翰遜及艦上指揮軍士長桑德斯,新兵訓練司令部的指揮官桑丁以及“普雷布爾”號驅逐艦艦長雷薩卡。對這四起免職事件,美國海軍給出的理由均為“對其指揮能力失去信心”。

↑本月8日至14日,美國海軍近一周內接連免去了5名軍官的職務
↑本月8日至14日,美國海軍近一周內接連免去了5名軍官的職務

對此,曾擔任海軍軍官近7年的本傑明·戈爾德表示,盡管艦上指揮軍官頻繁被解職的情況此前就有,但從負責新兵訓練、艦隊準備和補給中心的團隊開除指揮官的情況仍然比較少見。據美國海軍稱,自2011年以來,平均每年約有17名指揮官被解職。

“我們總能聽到指揮官因為這樣或那樣的原因被解職,海上指揮被稱為一項對領導力的測試。”戈爾德說,對指揮官來說,個人違規行為的門檻非常低,“級別越高,越會被放在顯微鏡下仔細觀察。”他補充說,尤其當涉及有關歧視、性騷擾和雇傭條件的投訴時,艦上指揮官被解職的可能性更大。

自殺事件頻發、逃兵人數翻倍暴露美海軍“心理健康危機”

據報道,在這一連串的指揮官解職事件發生之際,美國海軍內部正麵臨著與“有毒指揮文化”相關的調查,其中一艘航空母艦尤其引發關注。在過去一年內,正進行檢修的“喬治·華盛頓”號航母上有7名船員死亡,其中4人死於自殺。僅在今年4月份,不到一周的時間內就發生了三起船員自殺身亡事件。(相關報道:美國一航母3名水手一周內接連死亡:大修近5年仍未完工,心理幹預小組介入)

↑“喬治·華盛頓”號航母
↑“喬治·華盛頓”號航母

許多船員透露稱,航母檢修期間持續不斷的施工噪音、熱水和電力缺乏等惡劣工作條件加劇船員們的心理壓力。針對一係列自殺事件,眾議員伊萊恩·盧裏亞曾寫信給海軍作戰部長邁克爾·吉爾迪,並要求立即采取行動確保船員的安全,稱已收到許多有關艦上生活質量、軍隊內部氛圍極其壓抑的不良投訴。

美國海軍5月初表示,“喬治·華盛頓”號艦上200多名水兵已經搬離,海軍總部將針對該航母發生的多起自殺事件以及艦上的指揮氛圍和文化展開調查。當地時間5月17日,吉爾迪和美海軍部長卡洛斯·德爾托羅一起訪問了這艘航母,並與陷入困境的船員們談論了艦上生活和工作條件。但截至目前,海軍尚未對艦上任何指揮官進行問責。

“要犧牲多少服役人員,這艘航母的指揮官才會被追究責任?”帕特裏克·卡塞塔的兒子於2018年在海軍服役期間自殺身亡,原因是長期受到欺淩和虐待,卡塞塔補充說,對“喬治·華盛頓”號的指揮官未被免職感到困惑,“你不能隨便挑選一些指揮官作為替罪羊,而讓真正應該負責的人毫發無損。”

↑有報道稱,美航母上的船員除了要完成每天繁重的任務以外,還要忍受狹小的住宿空間和嘈雜的聲音
↑有報道稱,美航母上的船員除了要完成每天繁重的任務以外,還要忍受狹小的住宿空間和嘈雜的聲音

據報道,一位“喬治·華盛頓”號艦上船員匿名透露稱,該艦的指揮官布倫特·戈特應該為自殺事件負責。這名船員和卡塞塔均聲稱,美國海軍總軍士長拉塞爾·史密斯同樣應該為其“領導不力”的問題被解雇。據稱,史密斯曾在4月份對船員們發表了具有爭議的言論,稱其應該抱有“合理的期望”,他們至少沒有“像海軍陸戰隊員那樣睡在散兵坑裏”。

有報道稱,美國海軍整體呈現心理健康危機,且相關的心理健康治療服務和心理谘詢人員配置存在不足。據統計,從2019年到2021年,美國海軍的逃兵人數增加了一倍多,而其他軍種的逃兵人數則有所下降或持平。截至5月9日,仍在逃的152名逃兵中,有兩人來自“喬治·華盛頓”號。

有分析指出,近年來美國海軍麵臨兵源緊張的問題,因此一些剛畢業的新兵入伍的時候美國海軍會強迫他們簽一個合同,合同規定士兵服役的時間最長甚至達到了6年。很多新兵忍受不了超長的服役期,但是又沒有辦法退伍,所以隻能選擇逃跑。有軍事法律專家指出,由於長達6年的服役合同幾乎牢不可破,海員們處於絕望的心理困境時能夠選擇的隻有自殺或逃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