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福建號”下水,難擋中國海軍轉型三大門檻

2022年6月17日,中國第三艘航空母艦“福建”號下水儀式。(Li Tang/VCG via Getty Images)

王赫評論文章:6月17日,中共第三艘航母“福建號”下水。據稱這是完全自主設計建造的首艘彈射型航空母艦,采用平直通長飛行甲板,配置電磁彈射和阻攔裝置,滿載排水量8萬餘噸。中共有個航母“三步走”規劃,第一步是續建“瓦良格號”(即遼寧艦),第二步是研製常規動力彈射型航母,下一步將是研製核動力航母。福建號”這算是走完了“第二步”。但問題是,中共為什麽要如此發展航母呢?

中共之所以大力發展航母,直接目標是為海軍轉型,建成“藍色海軍”,挑戰美國

1949年4月23日,中共第一支海軍部隊正式成立。頭三十年,中共海軍實力弱小,實施“近岸防禦”戰略,即依托海岸要塞,以海軍岸基航空兵、潛艇、快速攻擊小艇為建設重點,“隻建輕艦,不造重艦”,
這樣的輕型海軍扮演的是“海上破襲遊擊隊”的角色。

積蓄了一些家底後,1978年起,中共提出“近海防禦”戰略,延長海軍防禦縱深,從近岸領域轉移到利益攸關的近海領域,進行較大範圍軍事作戰。“近海”被界定為“我國的黃海、東海、南海、南沙群島及台灣、衝繩島鏈內外海域,以及太平洋北部的海域,近海之外是中遠海”(劉華清語)。這一戰略又持續了三十多年。

2012年,習近平上台,中共“十八大”報告首提建設“海洋強國”。2015年,中共首發軍事戰略白皮書,表明中共海軍已經啟動了新一輪的戰略轉型:“近海防禦、遠海護衛”。2019年7月,中共發表2015年開始“軍改”後的第一部綜合型國防白皮書,把海軍的戰略目標進一步修改為“近海防禦、遠海防衛”。“遠海護衛”表示中共海軍在遠海尚不能獨立作戰,“遠海防衛”則意味著中共海軍較大提升了對1,500公裏以外遠海實施情報監視偵察、後勤補給和立體飽和攻擊能力。

2021年3月2日,055型萬噸級驅逐艦“拉薩號”正式加入海軍序列。中共國防部新聞發言人稱之為中共海軍“實現戰略轉型發展的標誌性成就”。一個多月後,4月23日,長征18號艇(最新型的戰略核潛艇),海南艦(首艘075型兩棲攻擊艦),大連艦(055型驅逐艦)在海南三亞某軍港集中交接入列,習近平出席儀式。

這次003號航母“福建號”下水,中共擁有航母數量在世界上排第二,僅次於美國。表明中共將建成“藍色海軍”當作戰略優先事項,瞄準美國直追,擺明了要與美國搞“航母競賽”,其軍事野心暴露無遺。當然,中共航母的科技含金量和作戰能力比美航母差之甚遠;但這畢竟也對美軍構成了一定威脅,美方將此稱之為“步調威脅”(Pacing
Threat)。

中共建設“藍色海軍”麵臨三大難題

在當今世界格局和軍工技術條件下,中共想最終建成“藍色海軍”,必然要以航母建造為核心。中共野心勃勃,依仗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的實力,公開與美國進行“航母競賽”。同時兩艘航母在建的,目前唯有中、美。但是,如下三大難題,中共無論如何是避不開的,中共能否解決的了,那就很難說了。

第一,軍費夠嗎?建航母花錢,養一支航母艦隊更花錢。而近年來中國經濟增長率持續下墜,財政收入增長率降的更快,今年一些地方公務員都在減薪。在這個大環境下,中共軍費再逆勢增長,空間也相當有限;不排除經濟衰退,軍費原地踏步甚至下降的可能。再就軍費分配而言。以2017年為例,人員開支占30.8%,訓練與維修占28.1%,裝備占41.1%。中共目前推行的“實戰化訓練”和“軍官職業化”改革都需要大把銀子,會擠占裝備費;而裝備費中,中共要全麵“創新突破”,攤子鋪得太大,各軍兵種都在搶錢,航母建造資金難免不受衝擊。

2021年初,美國國會研究服務部發表年度軍事報告稱,中共嚐試製造10萬噸核動力電磁航母004,但因經濟原因,目前已暫停研發。前蘇聯解體時,瓦格良號航母(即今中共“遼寧艦”)已經完工60%-70%,最後被廢棄。如果中國經濟惡化,中共航母亦有可能麵臨被廢棄的命運。

第二,技術行嗎?“遼寧艦”、“山東艦”和“福建艦”都是常規動力設計布局,也能夠執行一些“藍水任務”,但有資格被稱為“藍水航母”,必須得是核動力航母。但中共雖然研究多年,離建造核動力航母還有一段不短的距離。中共研發的玲瓏一號小核反應堆,更多隻能解決小型化陸上堆的問題,不僅沒有真正上船裝機試車過(海洋環境遠比陸地惡劣),而且還有個非常大的缺陷,需要兩年補充一次核燃料,燃料濃度隻有百分之三,而美國的尼米茲航母反應堆的燃料濃度達到了百分之六十。

更重要的是,當前新一輪科技革命和軍事革命迅猛發展,沒有強大的經濟和技術支持,不能打造和維持最先進的航母戰鬥群,就是給自己在戰時挖坑,成為海上活動棺材。所以美國海軍頻頻退役老舊航母,一直維持具有壓倒技術優勢的最先進航母執行戰鬥值班。

第三,能建立海外基地體係嗎?航母需要足夠的護航力量,組成不同等級的戰鬥群。哪怕是核動力航母,一個航母戰鬥群,也需要大量的特種油料、航空燃油和彈藥物資等等補給。如果隻依靠遠洋補給艦,航母戰鬥群會大受限製;如要充分發揮航母的效力,就需要打造相應的航母前進基地體係(美國已建有全球基地係統)。

為此,中共的一種戰略布局構想是,以南海為基軸、以西太平洋與印度洋為兩翼,將“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與中共海軍戰略轉型相結合、相互推動。近年來中共推行“珍珠鏈戰略”(通過資助等各種方式取得軍艦海外停泊基地,包括巴基斯坦、孟加拉國、緬甸、柬埔寨以及泰國等等國家的有關港口或機場),2017年在東非吉布提建立第一個海外軍事基地,今年4月餘太平洋島國所羅門群島簽署安全協議等等,都含有這種考量。

但是,目前全球戰略格局向中美兩極對抗方向快速演變,美國推出“印太戰略”,升級日美澳印四方會談,組建澳英美新三邊安全聯盟,並配合以“印太經濟框架”,全麵反製中共的擴張,在這種態勢下,中共能成功構建支持“藍色海軍”的海外基地體係嗎?

如果以上三大難題不能破解,中共海軍的戰略轉型就是可望而不可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