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因“辱母案”驚動中南海的於歡訂婚 網友反應兩極

於歡訂婚現場(合成圖)

日前,曾因“辱母案”驚動中南海的當事人於歡在社交媒體發布訂婚消息,事件引發熱議。網友反應則“兩極分化”。

6月17日,於歡在社交媒體平台發布自己訂婚的消息。他高興地表示“好多網友都在催,媽媽也一直讓我抓緊找個媳婦,今天終於馬上要實現這個願望了,很開心激動。”

現場視頻顯示,於歡單膝下跪求婚,為未婚妻戴上訂婚戒指,雙方家人與兩位新人合影,送上祝福。

網友們的反應兩極。一大部分網友表示祝福;但也有一部分網友則質問“錢還了嗎?”,還質疑為什麽這樣的新聞會登上熱點。

 

山東“辱母案”曾令全網關注 驚動中央後於歡從無期改判5年

據公開信息,於歡的母親蘇銀霞經營山東源大工貿有限公司,於歡在公司任職。

山東源大工貿有限公司創立於2009年,主要生產汽車刹車片。後因經營困難,蘇銀霞於2014年7月和2015年11月分別向吳學占借款100萬元(人民幣,下同)和35萬元。雙方口頭約定月息10%。這一約定意味著這筆借款的年息高達120%,遠超中國法規劃定的民間借貸“紅線”。

截止到2016年4月,蘇銀霞共還款184萬元,同時將一套140平米價值70萬的房子用於抵債,介時她還剩下17萬未還。

2016年新年後,雙方矛盾逐漸加劇,貸方派出11名暴力討債人員催款。

這些催債人對蘇銀霞進行淩辱,包括辱罵、抽耳光、鞋子捂嘴等。討債者杜誌浩更是當眾脫褲子,露出下體用極端手段汙辱蘇銀霞,並將她的頭按進馬桶裏,逼迫其還錢。

接報到場的警察沒有阻止這場羞辱,當時22歲的於歡絕望之中手持一把水果刀,刺向侮辱母親的杜誌浩等人,杜誌浩因失血過多死亡。

2017年2月17日,聊城中院一審以故意傷害罪判處於歡無期徒刑,引發輿論一邊倒的為於歡喊冤,事件驚動北京高層。

著名作家、學者、廈門大學教授易中天在其微博上支持於歡無罪,他表示:“血性男兒哪有罪?刺死辱母者既是正當防衛,更是見義勇為。”

於歡的親屬於秀榮稱,涉事高利貸集團與當地公檢法官員都有關聯,放高利貸的錢有來自公安局、檢察院、鎮政府人員的錢,因此警察才不作為,法官亂判。

在強大輿論壓力下,最高檢介入於歡案,2017年6月23日,山東高院改判於歡有期徒刑5年。

 

放貸方涉黑案

2016年8月,放貸方吳學占因涉黑,被聊城警方控製,其犯罪集團已被警方清理。

2017年4月28日,聊城市公安局公布稱,吳學占犯罪集團有3名成員在逃。

2017年5月26日,聊城公安通報,吳學占等人涉嫌違法犯罪案件由聊城市公安局指定東昌府分局異地立案偵辦,其團夥涉案的18名成員除杜誌浩死亡外,其餘17人全部落網,相關案件已經移送到檢察院審查起訴。

據悉,這些成員共被起訴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組織罪、非法侵入住宅罪、非法拘禁罪等8個罪名,其中前3個罪名所涉案情與蘇銀霞、於歡相關。

2018年5月11日,山東聊城市東昌府區法院一審宣判吳學占等15名被告人涉嫌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等9項犯罪案。被告人吳學占被判有期徒刑25年,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其餘成員被判處兩年至20年有期徒刑不等。其中10人對法院的判決不服,提起訴訟,但被法院駁回。

 

於歡的父母被判刑

2018年11月14日,於歡的母親蘇銀霞和父親於西明,被以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分別判刑3到4年有期徒刑並處罰金8萬元和15萬元。

不過,中歐陸家嘴國際金融研究院執行副院長劉勝軍評論稱,中國民營企業由於從傳統金融機構獲得融資的難度加大,不得不轉向民間借貸,已經成為普遍現象。

劉勝軍表示,要想避免於歡案類似悲劇,最重要的還是推動金融體製改革,給中小企業提供普惠的金融環境,從根本上消除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

2019年12月14日,於歡的母親蘇銀霞出獄,49歲的她頭發全白。她很愧疚自己拖累了兒子,希望兒子早日出獄,一家團聚。

2020年11月18日,於歡減刑出獄。他接受媒體采訪時說,被判無期的時候真的心如死灰,後來改判到五年,是個巨大改變,他感謝輿論的支持和幫助。

2021年5月31日上午,於歡的父親於西明刑滿釋放,一家人終於團圓。

有評論認為,於歡的父母因為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被判刑,讓部分網友態度反轉(從支持變成不滿)。但仍有大部分網友認為,民營企業很難向銀行貸款,吸收民間資金也是無奈之助,隻要按時還錢,並非不可。

 

於歡準備還債

於歡出獄後透露,家中還有未償還的債務,全家人會盡最大努力償債。

2021年11月,於歡在老家冠縣開了一家名為“歡萊客優選於歡店”的零食店,許多顧客特意從外地趕來支持他。

於歡曾對媒體說,開店之初,曾有網民私信他,給他的商鋪隔斷免費安裝門;還有一些素不相識的網民通過短視頻為他提供資金及幫助。

於歡表示,自己失望過,也迷茫過,但想起家裏發生事情以及曾幫助過他的朋友,他還是堅持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