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他在“唐山打人”事件中被網暴:小心點你孩子

” 知道你家在哪,小心點你孩子 “

王義 火鍋店老板 被懷疑店麵被涉事者經營過

6 月 10 號晚上大概 7 點,我正和朋友在喝茶聊天,就接到了騷擾電話。有一個四川廣元的年輕人,連續幾個小時不停給我打。我打了
110,還去派出所報案了。民警和他說,這事和我沒關係,他還在那罵,說什麽 ” 你全家要死,那些給你送的花圈你全家都能用得上
“。

●王義收到網友寄來的菊花。講述者供圖

最狠的有一個東北大哥,聲音很粗,說 ” 知道你家在哪,小心點你孩子
“。我那天晚上沒敢睡覺。我有一兒一女,還好現在因為疫情都還在家上網課。不過,我不敢像平常一樣讓他們下樓玩了。女兒現在馬上三年級,樓上樓下有很多小夥伴,看見人家都在下邊玩,她也想下去,就跟我鬧脾氣。

有天女兒問我,爸爸咱們不開飯店了嗎?她擔心再也見不到跟她要好的店員姐姐,我說放假可以去找她們玩。其實店已經關了,現在店員也遣散了。

我在派出所錄了一個澄清視頻發在朋友圈和抖音上。民警建議我關機,可我是做買賣的,這個號都是客戶給我打電話,關機哪兒行,我說 ”
不能因為這個事我就不生活了 “。

店是去年七月中介幫我找的,之前是火鍋店,地段繁華,還可以停車,以前火鍋店用的電磁爐我都能(接著)用。中介幫我聯係到原來的老板,可能和打人的那個陳繼誌是合夥人,因為我飯店開了以後,有顧客問,這還是
” 小誌 ” 開的飯店嗎?

剛開業的時候我們店相當火爆,天天沒有過空桌,外邊還得排個四五桌,(這情況)一直持續到去年冬天疫情來之前。每天營業到淩晨兩點,回家都得三四點左右。我沒幹過餐飲,得使勁摸索,去年底我們幾個合夥人還想第二、第三家店,搞加盟什麽的。

自從店關了,大門上被扔得都是臭雞蛋、臭豆腐,地上還有網友送來的花圈。感覺挺傷心的,這一年我把所有心血都撲在那了。

我父親就是做買賣的,一直很在乎名聲。我們吊一鍋湯,成本很高,曾有人來店裏說用一種食品添加劑就能(調)到這個味道,不到 100
塊錢,我直接給那人轟走了。也遇到過客人投訴飯菜裏有根頭發什麽的,一定給客人免單。所以這次打來的騷擾電話有一半我都接了,挨個去解釋我們店和陳繼誌無關,我也沒有參與打人。有時候著急了,我還給發來罵人短信的電話撥過去解釋。

店現在已經盤給一個認識的妹妹。我們打算用她給的 15 萬把會員卡退了,跟供貨商結款,然後把員工工資發了。

選這個地方開飯店我現在悔死了。這些天電話天天響,有時候在半夜兩三點。我自己搬到小屋睡,不敢跟妻子孩子一個屋。早上醒了,也不怎麽在家待,就到地下室坐著。

昨天晚上(6 月 14 日)我喝酒,就想喝醉了,然後誰也不理,好好睡一覺。

●王義收到罵人短信後和對方解釋。講述者供圖

” 你家燒烤店有烤人肉麽?”

張林強 燒烤店店主 與涉事燒烤店相隔百米

自從那事出了,我每天接到上百個陌生電話,大多是南方的號。後來一看外地電話就不太敢接了,但怕有訂餐電話,中午打進來的我還是接了。

我問咋有我的電話,好多都說是 ” 他們跟我說的讓我打這個號 “,再問就無可奉告。有人甚至問,” 你家燒烤店有烤人肉麽?”

生意被影響得厲害,本身疫情鬧得就不好,這下少了一半還多。這兩天晚上我們就 4 桌人,以前 10
桌肯定是沒問題。(這幾天)幾乎所有機場路商圈都接到過類似的電話,我們隔壁的麻辣燙也接到過,包括複印店。

這條街是唐山的燒烤一條街,15 年前燒烤店可以占到
70%。旺季每家店都租出去幹燒烤,挺有名氣的。但這幾年生意不好(做)吧,燒烤店越來越少,現在也就剩 10
家左右,說實話也不算是一條街了。

●發生唐山打人事件的 ” 燒烤一條街 “。講述者供圖

最近這裏每晚東西賣得不好,來打卡的人太多了。本地的人特別多,上這塊兒轉一圈,也不吃東西,就是到事發地看一眼,拍張照片,還有給那家燒烤店送花的、撒尿的、放哀樂的。

我昨天跟隔壁大哥閑聊,說如果真可憐店老板,就不如把這(買花)錢給老板,如果說是可憐那幾個挨打的小妹妹,就送(到)醫院給她們做一些補償什麽的。這樣做真沒必要。

那家燒烤店老板老家是東北的,在唐山也有十多年了。平時他們家的生意挺好的,起碼比我們家強。事發後第二天,我碰見老板娘的兒子,他說手機都是飛行模式,不敢打開。

我在這開店 16
年了,沒印象那幾個人到過我們家。這麽多年(我們)店裏沒打過架,有的顧客喝得亂乎乎的,我就勸他回家別喝了。有個唐山本地的老顧客喝完愛耍酒瘋,不止一次(別的)顧客想打他,我都給摁住化解了。喝多了的人,都得看著他點。

晚上十二點以後,不是太熟的人我都不接。我也很客氣地說沒東西了,或者是火沒有了。後半夜的客人都不見得喝了幾頓,這種生意不好做。七八年前有過兩個二十多歲的小夥子喝多了,騷擾邊上那女的,我跟他倆說別鬧了,派出所離我們這也就是幾百米。

我們這屬於無辜躺槍。那幾天經常跟隔壁燒烤店大哥聊,他們家也一樣(接到騷擾電話)。現在我很理解上海疫情時候跳樓的那個女孩,身上就一張嘴,根本辯解不過來,沒人聽你的。

事情剛發生那兩天,我的電話被打爆了。本想著通過媒體發聲澄清一下,讓網友別再打錯電話。結果接到了更多(騷擾電話),因為我說那家燒烤店老板娘是好人。現在隻能是這樣,一點點地淡下去就算了。

因前雇員跟打人者互關

接到 2000 多個騷擾電話

任振 餐飲店 與涉事燒烤店相隔幾公裏

那天下午五六點開始,有電話打過來,不青紅皂白就罵我,恨不得連祖宗十八代都問候一遍,大部分罵完直接掛了,不給解釋的機會。理智點的會問到底怎麽回事,是不是小朝的電話?

小朝是我之前的員工,早就不在我店裏幹了。他因為跟打人者互相關注,這兩天被網友認成打人者的同夥,遭到了網暴。兩年前,他拍過我店裏的視頻發抖音,網友從他發布的近
400 個視頻裏,找出了這一條,上麵附帶有店鋪鏈接和訂餐電話。

實際上,我的店在 6 月 7
日就被貼了封條,閉門消殺防疫。我媳婦當晚發了一條澄清視頻,拍下了門口的封條,還有店門口堆放的藍色桌椅——事發燒烤店用的桌椅是紅色的。我把手機設置成拒接所有來電,第二天一睜眼,發現攔截的消息有
1000 多條。一開機電話就嗡嗡響,多的時候一分鍾一個,有時候五分鍾左右一個,這兩天一共約有 2000
多個。還有很多人通過手機號搜到我微信,加我進行辱罵。

我怕家人受到傷害,去派出所報了警,預防性備案。唐山本地人都知道是哪家燒烤店了,主要害怕外地網友衝動,出現過激行為。比如到店裏鬧啊,錄一些視頻胡說八道,或者查到我家的住址,這些都想過。雖說能打電話過來的,應該是抱有點正義感,但總得先把事情弄明白吧?

●任振媳婦拍視頻澄清。講述者供圖

” 他一晚漲了 10 萬粉絲,

估計私信罵他的人更多 “

王小明 承德餐館老板

自稱是打人者初中同學的顧客曾到店用餐

我和媳婦開了一家飯館,炒菜、燒烤都有,事件發酵那天下午,店裏正忙。零星有電話打進來,我也沒太在意。一直忙到晚上八點多,我去車裏躺著休息會兒,媳婦打電話跟我說,今天怎麽這麽多騷擾電話,都問是唐山打人那店嗎?

我說:” 沒事兒,打岔了唄,咱又不是,甭理他們。”
結果電話一直響一直響,我正在外間幹活呢,還得抽空跑回裏屋接座機電話。有的是純騷擾,響上幾聲,我剛到電話跟前,它就掛了。還有些接起來就是一頓罵。我的店在承德,離唐山燒烤店
200 多公裏呢。沒什麽人肯聽解釋。

座機關掉了,騷擾電話又打到我手機上。我回撥了一個,想問問怎麽回事。原來是因為一個叫 ” 豆豆爸爸 ”
的人,網友扒出他曾在打人者陳繼誌賬號下留言:” 小誌?還知道我誰不?” 後來他也被當作打人者同夥遭遇網暴。

(注:豆豆爸爸曾在評論區自述,打人者陳繼誌是二十多年沒見過的初中同學。被網暴後,他發視頻稱:”
難道就因為這一句話,我就成了你們網暴的對象了嗎?認識他的人唐山市有好多,難道全是‘殺人犯’嗎?””
難道在唐山長得像也是一種罪嗎?”

有網友在他年幼的兒子視頻下留言,” 照片已保存,放學路上注意安全 “。涉事嫌疑人歸案後,高讚評論依然是 ” 沒有你,你也給我們老實點
“,也有人說冤枉了他,不道歉會良心不安。)

兩年前,他發了一條在我店裏用餐的視頻,拍了我店鋪的門頭,附上了地址定位,鏈接裏有我的電話。網友就以為是在我店裏打的人。

” 豆豆爸爸 ”
作品的評論裏,有人說這是他姐姐姐夫開的店。我找到其中被讚最多的人理論,告訴他造謠要負法律責任的。他給我道歉了,說是在評論區看別人說的。我也不知道上哪兒去找源頭。

本來想著聯係上 ” 豆豆爸爸 “,讓他把這條視頻刪了,就能免於騷擾。但是我看他一晚上漲了 10
萬粉絲,估計私信罵他的人更多,根本聯係不上。

我也去派出所備了案,但這事不是一兩個人,而是不同的人打來幾百個電話,每人給我打一兩個電話也不犯法。受不了也 ” 沒招兒
“,隻能憋著,有勁兒都使不上。我發了兩個視頻澄清誤會,又有人說我 ” 硬蹭 “,” 跟你有啥關係嗎 “,我都懶得回複了。

平時怕錯過訂餐電話,我手機都是 24
小時開機,睡覺時有人打來都盡量及時回複。這幾天我也不敢關機,一天手機得充兩三次電,每接一個電話還得盡量保持禮貌。結果怎麽難聽怎麽罵,有個四川口音的女人,她不聽我說話,張嘴就嘰裏呱啦罵,我也聽不明白那些方言,實在忍不了,也會跟對方對罵。

這兩天的網暴嚴重影響我的生活,被幾百個人罵,換誰心情都不好,我和老婆很煩躁,說話口氣衝一點,就會不痛快,鬧別扭。我們維護店鋪的抖音評論區到淩晨兩點多,一遍遍解釋不是我們店,夢裏都是唐山打人事件。

還好事發燒烤店上新聞後,針對我的網暴也漸漸消退了。隻是有的客人打電話訂餐時,會開玩笑說:”
去你家吃燒烤,沒啥人身安全問題吧?”

(為保護隱私,文中人物均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