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唐山事件的議論中,細思極恐的“反殺醉漢”案

2018年6月24日淩晨,河北邢台。

男孩小孟帶著女友小溫,晚上到廣場去納涼。路過一座廣場時,他們迎麵碰上了一名醉漢穀某。

醉漢看女友小溫姿色不錯,就上前來性騷擾,並且色眯眯地說,要強製帶小溫去“開房”。

女朋友被醉漢調戲,血氣方剛的小孟氣憤不已,立刻與醉漢發生了爭吵。

爭吵很快變成了推搡,小孟極力反抗,醉漢不占上風之後,悻悻離開了。

而醉漢離開不是真正離開,而是返身找了一個板磚過來報複。

醉漢看到小孟之後,朝著小孟的頭就砸了過去,砸傷了小孟的額頭和耳朵。

為了保護女友和自己,小孟奮起反抗。

他和醉漢扭打到一起,很快就奪下了醉漢手裏的板磚,隨後又用拳頭將穀某打翻在地,然後帶著女友離開了廣場。

可小孟卻怎麽也沒有想到,那個醉漢在倒地之後,因為酒後再加上外力作用,突發冠心病猝死在了廣場上。

很快,小孟被當成“罪犯”被警方帶走,並被告上了法庭。

按道理來講,要帶女友去開房的是那個醉漢,一直在挑釁和騷擾的是那個醉漢,小孟一直都是正當防衛,應該不用承擔責任吧?

然而法院一審判決小孟防衛過當,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甚至同時要賠償醉漢家人喪葬費32633元。

法院給出的理由是:醉漢手持紅磚才敢返回報複,說明小孟在體力上並不處於弱勢,甚至強於醉漢。而且在扭打中,醉漢早已失去了板磚,而小孟卻還在攻擊醉漢,屬於防衛過當。

醉漢返回拿紅磚,就說明醉漢屬於弱勢?醉漢失去了板磚就不能攻擊,要是他再拿起一塊板磚怎麽辦?

這樣的理由,簡直讓網友氣笑了,這個案子也在當時引發了很大的爭議和輿論。

很快,小孟選擇了上訴。

可上訴路途的艱難和漫長是我們想象不到的。

直到一年之後的2019年7月,二審判決才終於下達,推翻了一審的判決,判處小孟無罪,同時不承擔民事賠償責任。

由於最近的唐山燒烤店打人事件引起的熱議,這件距今已經三年多的案子,又在昨天以#男子反殺調戲女友的醉漢被判無罪#的詞條,衝上了熱搜。

很多人覺得這個案子很爽,很“揚眉吐氣”,是真正的“陽間判決”。

可是,當我看到這個案子之後,我的心情卻非常沉重。

要知道,案發的時間是18年6月,而二審判決下達,卻已經是19年7月的事了。

在這一年多的時間裏,小孟被當成“殺人犯”抓起來,以及得到一審被判處五年有期徒刑的結果的時候,承受了多大的心理壓力,他的生活是怎麽度過的?

他的工作有沒有丟?會不會留下案底?他的家人和女友因為他的事情整整一年都在奔波勞累,又是怎樣的煎熬和痛苦?

還有,是因為這個案件當時受到輿論的監督,受到網友的關注,最後的結果大快人心,可要是並沒有受到網友關注,又會怎麽樣?

這一切的一切,我都不敢設想。

太多的疑問,太多的唏噓,太多的細思極恐。

小孟的案子,也讓我想到了福州的趙宇案。

女鄰居被歹徒強行踹門帶出去過夜,女孩拒絕之後,歹徒就毆打女孩,並用水壺砸女孩。

趙宇看到女鄰居受到侵害之後,挺身而出,他在見義勇為的過程中,把歹徒打至“腹部橫結腸破裂”,屬重傷二級。

救下了鄰居,可換來的卻是他的拘留和3—7年的刑期。

看到女孩受害,他見義勇為了,可是他卻在短短的幾個月裏丟了工作,在陪產的時候被警方帶走,也錯過了自己孩子的降生。

而最讓人感到難過的是,是他自己上微博發聲,引發了輿論,最後他的案件才得以關鍵性地扭轉。

最終,趙宇被確定為“見義勇為”,不承擔任何責任。

記得在趙宇案期間,曾看過這樣一句話:

見義勇為,打贏要坐牢,打輸火葬場。

這個看似調侃的段子,讀來卻隻能讓人感受到滿滿的無力和淒涼。

看到女孩受到侵害,自己當時一股腦就上了,可是之後卻要承擔這麽多的代價,這以後還會有誰挺身而出?

我們再回到唐山燒烤店打人事件。

自從事件發生之後,很多人苛責在場的人沒有出來見義勇為,甚至,還有很多人圍攻那個燒烤店的老板娘,覺得她沒有保護好女孩,對她進行網暴。

他們的心情,我能夠理解,但是我們回到問題本身:如果是你,你會站出來挺身止暴嗎?

我們看看唐山燒烤店打人事件的真實環境。

當時有5個人報警,可是他們大部分都是衝到燒烤店外500米不被人看到的角落才報警的。

這一夥人到底有多凶殘?

那個被陳繼誌毆打的商某,他被打殘丟到後備箱十幾個小時,然後是他們在挖坑要活埋他的時候,趁亂逃跑才活命的。

可即便如此,陳繼誌這夥人還是大搖大擺在大街上繼續為非作歹。

很多人,在網絡這邊感受不到危險,覺得自己會挺身而出,可如果把你放到當時的真實環境,不一定會挺身而出。

我們再看看上麵的小孟和趙宇案例。

小孟自己的女友被調戲,要被帶去“開房”,他正當防衛,可是一審被判有期徒刑5年。

趙宇看到女鄰居被毆打,要被帶去“過夜”,他見義勇為,卻丟了工作,錯過孩子出生,甚至要麵對3—7年的“刑期”。

一個是女友,一個是女鄰居,見義勇為之後,如果是這樣的結果,誰還會站出來?

你自己出事可能還無所謂,可是你上有老下有小呢?

13年前,見義勇為的王德賓,至今還沒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結果。

2015年煙台案中的宋立英,仍在遭受痛苦的煎熬。

對於唐山燒烤店打人事件沒有很多人見義勇為,很多人覺得是社會良心的問題,是人心不古的問題,是世態炎涼的問題。

可是我想說的是,這是相關法律體係支撐不夠的問題。

我們見過太多太多令人沮喪的新聞之後,那麽還有誰會見義勇為?還有誰敢挺身而出?

當正義總是需要被放在台麵上,被無數雙眼睛注目到之後才能得以實現,還有誰會冒著風險去見義勇為?

如何才能擺脫這樣的現狀?

最近在微博上刷屏的新加坡對抗歹徒的事件,就是一個很好的答案。

麵對當街持刀行凶的歹徒,周圍的十幾名店員和路人紛紛出手,將手中的雜物扔向歹徒,將其趕跑。

為什麽新加坡的普通民眾這麽多人敢站出來?

不是因為正義感,而是因為他們的《見義勇為法》裏,有很多保護施救者的內容。

也就是說,他們不用擔心救了人反被訛詐,不用擔心挺身而出後會被判處刑罰,在這樣少了些後顧之憂的環境下,他們心中的樸素正義,才能真正得到激發。

我們中國人,幾代人都聽著雷鋒的故事長大,助人為樂和見義勇為的精神,中國人民從不缺少,反而一直以來都在我們的心中激蕩。

我們缺少的,實際上是一個好的環境,一個見義勇為和正當防衛能夠被不拖泥帶水地認定,一個英雄能得到相應的保護、補償和讚揚的環境。

換句話說,見義勇為,需要有力的法律保障,以及社會的寬容。

趙宇案的律師,在幫趙宇打贏官司之後,說了這樣一段話讓我印象深刻:

見義勇為不隻需要勇氣,還需要製度加以支持,如果沒有製度保護作為後盾,絕大多數人首先考慮的都會是自保。

如果有一天,我們的製度能夠真正支持與壞人、與違法犯罪行為作鬥爭,而不再擔心自己陷入麻煩之中,那麽一定會改變。

一個社會的悲哀,從來不是壞人的囂張,而是好人的沉默。

隻有讓法律能夠發揮它的正義,多一些公平正義的判決,才會有更多的人加入到見義勇為的行列中。

隻有對“好人有好報”能多一些法律的支撐,讓人們有底氣抵抗暴徒,這個世界才會越來越好。

這次的唐山燒烤店打人事件,我們不僅想看到歹徒被嚴懲,受害人能平安,更希望這件事,能夠推動見義勇為和正當防衛相關法律的進步。

我們不願看到,當暴行發生後,每個人都選擇冷漠旁觀;

我們不願看到,自己或者在乎的人陷入危險境地時,周遭卻沒有人伸出援手;

我們更不願意看到,有人挺身而出救人之後,他們卻從英雄變得無比落魄。

別讓好人寒了心!

別讓英雄流血又流淚!

唐山事件的議論中,細思極恐的“反殺醉漢”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