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他殺死女婿一家被執行死刑,受害人骨灰多年未下葬

6月21日下午2點43分,遵照最高人民法院下達的執行死刑命令,四川省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對罪犯張誌軍執行死刑。檢察機關依法派員臨場監督。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在執行死刑前,依法安排罪犯張誌軍會見了其近親屬,充分保障了被執行罪犯的合法權利。

3年多的漫長等待

“1000多個日日夜夜,太難熬了。”鄒朔的表姐告訴正觀新聞記者,“這麽久,我們總擔心有什麽變數。正義雖然遲到,但終究還是來了。”

據正觀新聞此前報道《“諒解書”背後的悲傷與隱憂:嶽父殺死女婿全家被判死緩惹爭議》,2019年1月10日10時左右,在四川省彭州市的鄒朔自家房子裏,他的心髒、左肺被剔骨刀捅破,一起遇害的還有他的父母。他的父母在事發前剛從吉林坐了兩天的火車趕到四川,來看望孫女,而凶手是鄒朔的嶽父張誌軍。

張誌軍因犯故意殺人罪,於2019年12月20日被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宣判後,張誌軍提出上訴。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於2020年10月28日改判張誌軍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判決生效後,被害人的六名近親屬提出申訴。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決定啟動再審,依法另行組成合議庭對本案進行審理,於2021年12月31日改判張誌軍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依法報請最高人民法院核準。

最高人民法院複核認為,原審被告人張誌軍因女兒的婚姻家庭糾紛,持尖刀捅刺女婿鄒某及鄒某父母鄒某海、楊某芬,致三被害人死亡,其行為已構成故意殺人罪。張誌軍主動投案,並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係自首。張誌軍在女兒的婚姻家庭糾紛中,作為長輩本應冷靜對待,理性處理,但其卻失去理智,持刀行凶,在短短的數分鍾內連續刺倒三被害人,所刺皆為胸腹要害,行為毫無節製,殺人意誌堅決,犯罪手段殘忍,後果特別嚴重,罪行極其嚴重,應當依法懲處。雖然張誌軍有自首情節,但不足以對其從輕處罰。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再審判決認定的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定罪準確。量刑適當,審判程序合法,依法應予核準死刑。

仍待下葬的骨灰

張誌軍被執行死刑,可仍有一件事壓在鄒朔的六名近親屬的心頭,多年來鄒朔和鄒朔父母的骨灰一直寄存在殯儀館沒有下葬。

“之後我們還會聯係張瑜來東北處理我姑姑一家的喪葬事宜,之前她曾推脫說等案子結案。”鄒朔的表姐告訴正觀新聞記者,“現在案子也結束了,我們也準備聯係她,讓她帶著孩子一起過來,商量喪葬事宜,也希望她能把孩子好好撫養長大。”

據正觀新聞此前報道,《“嶽父殺害女婿一家”再審
受害者家屬:不認可諒解書堅持死刑》2021年8月12日,鄒朔的表姐告訴正觀新聞記者,姑姑和姑父是老師,去世後有喪葬費和撫恤金,這些都需要法定的人去簽字,由於張瑜與表弟婚姻關係存續,所以這些事情包括安葬均需張瑜簽字,而至今為止她並未出麵或者出具委托書,很多事情隻能作罷。

鄒朔此前在外麵租的房子

張誌軍殺人一案發生後,鄒朔的表姐表示張瑜一家與受害者家屬僅在一審前見過一麵,見麵時張瑜一家希望獲取諒解書,但並沒有什麽補償行為。此外張瑜還曾多次聯係受害者家屬均為了獲取諒解書,曾表示隻要他們出具諒解書,她會帶孩子回去認祖歸宗,會協助辦理安葬,老家東北的房子她都不要,親屬去四川往返的這些費用也會報銷。對於這些,鄒朔的表姐表示他們家屬並不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