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女子參加強拆聽證會健康碼無端變黃 起訴河南省衛健委

日前,鄭州公民謝女士準備參加某司法案件聽證會,但在當地法院門口掃碼登記後,健康碼隨即轉成黃碼,導致聽證會延期。謝女士以此起訴河南省衛健委,要求法院確認衛健委對其健康碼賦黃碼的行為違法。

健康碼賦碼的糾紛,終於有了嚐試通過訴訟渠道解決的案例,這令人欣慰。無論個案最終進展如何,公民在遭遇權益受損後尋求司法救助的意識都值得肯定,可以說,本案截至目前所展現出的公民法治思維與法治方式都具有難得的示範意義。

作為本案前情的行政強拆案,一審法院一度判決駁回當地有關政府部門強拆申請,再在判決生效後啟動再審本身符合法律規定。而就在法院為此舉行的再審聽證會環節,當事人卻因為無法解釋的原因被賦黃碼,導致正常的司法活動無法如期舉行。

在嚴格遵守地方明示的防疫政策後,普通公民最起碼的時間成本被抬高,而正常的司法活動更是因為所謂的“係統不穩定”而受到幹擾,這些即便是沒有引發訴訟,也有必要查個清楚。

尤其詭異的是,參與司法活動的當事人盡管屬於外地返回人員,但卻在遵循當地給出的政策進行“三天兩檢”、正常掃碼出入公共場所、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多時後,在提交參與訴訟聽證會材料之時突然被賦黃碼,這與一審敗訴的涉事部門是否有關?

更誇張的還有,莫名而來的黃碼在尚未明確其緣由的情況下,因為“繼續多方投訴”,其解碼時間相較當地有關部門給定的時間就真的有了提前。

這黃碼,來得不明所以,去得也不清不楚,難免會加深普通社會成員對健康碼隨意亂賦的猜疑和憂慮。如果以賦黃碼的方式阻止當事人參加訴訟活動,恐怕不止是難稱光明磊落。而健康碼在當地如此信手拈來地使用,究竟是“係統不穩定”,還是有些社會治理的具體思路出了偏差?

另一方麵,市民在無端被賦黃碼後迅速啟動訴訟程序,體現了良好的法治意識,其在明確河南省衛健委是被訴主體的問題上也同樣邏輯清晰:就在近日,河南省紀委監委將健康碼亂賦的相關線索轉交河南省衛健委,“要求其自查”。既然是“自查”,健康碼被違規轉碼的權責主體在此番訴訟中就可以明確。

公民以訴訟的方式尋求司法介入調停糾紛、判斷是非,這對於地方法治的建設可以說意味深長,也給了司法在熱點問題上適時發聲、回應社會關切的機會。在非防疫目的的公共場景中,絕對不能允許濫用健康碼的嚐試,這事關行政法治的底色。誠如河南省疫情防控指揮部日前所重申的,“健康碼僅用於疫情防控,服務人民身體健康,絕不允許在國家、省疫情防控指揮部規定的情況以外應用,絕不允許在與疫情防控無關的場景使用,絕不允許超規則增加或刪減健康碼風險人員數據庫”。

公民不斷提高的法治意識,以及更具體、更果斷尋求司法保障的行動力,都需要與司法機關形成良性互動,以生動判例查明事實、詮釋法治精義,讓法治觀念更好地深入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