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美智庫:拜登大錯特錯 中美戰爭不是他想的那樣

華府智庫“美國企業研究所”新書內文警告,拜登政府在與中國可能發生武裝衝突所做的準備恐怕是完全錯誤的,說對北京的戰爭可能會比官員們意識到的要長久得多。(圖/美聯社)

華府智庫“美國企業研究所”新書內文警告,拜登政府在與中國可能發生武裝衝突所做的準備恐怕是完全錯誤的,說對北京的戰爭可能會比官員們意識到的要長久得多。

美國企業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在最新出版的“保衛台灣”(Defending
Taiwan,暫譯)一書中,資深研究員白蘭斯(Hal Brands)和貝克利(Michael
Beckley)在名為“為長期戰爭做準備:美中在西太平洋之戰不會速戰速決的理由”(Getting Ready for a Long
War: Why a US-China Fight in the Western Pacific Won’t End
Quickly,暫譯)文章中寫道,“華府可能正在為錯誤的戰爭類型做準備”。

兩人說:“五角大廈及許多國防規劃者似乎聚焦於在台灣海峽打贏一場時間短暫、規模局部的衝突。這意味著挺過導彈突襲,削弱中國入侵,從而迫使北京當局讓步。”

他們也主張,中國也犯下同樣錯誤,他們的領導階層“似在設想以迅速、癱瘓的打擊瓦解台灣抵抗力,再將既成事實呈現給美國”。

他們寫道:“雙方都偏好在西太平洋打一場小規模戰爭,但這不是他們會得到的那種戰爭。”

白蘭斯和貝克利主張,相反地,美中針對台灣的戰爭“時間可能會長久,而非短暫;規模可能是區域性而非局部性的;且開始遠比結束要容易得多”。

他們之所以認定會發生持久戰,是因為無論哪方戰敗損失都太大,也都有堅持下去的能耐。

他們寫道,“如果美國成功擊退中國犯台行動,北京不會輕易放棄”,因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明確指出,“台灣問題”必須在他這一代人中得到解決,且“統一”是“中華民族偉大複興”的必然要求。因此,如果習近平承認失敗,代價可能就是喪失權力,“或許連性命都不保”。

美國方麵,白蘭斯和貝克利列舉白宮會繼續戰下去的三大原因:一是對勢力平衡的影響;二是一場有可能以對美發動“珍珠港式”導彈攻擊方式展開的戰爭,讓惱火的美國百姓和領導階層更難接受快速戰敗的結果;三是在未傷及中國就認敗,將重創美國國際聲譽。

白蘭斯和貝克利指出,“最簡單的解決方法是恢複戰前狀態,也就是中國停止攻擊台灣,以換取台灣不宣布、美方也不支持台灣正式獨立的承諾”。

如此一來,“美國援救了一個充滿活力、有著戰略地位的民主政體。(美中)雙方既保留了臉麵,又能看到明日的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