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多家上市公司被調查:國產芯片成了畫大餅詐騙

作為芯片行業和資本市場最重要的產業基金之一,國家大基金的人事動向頗受關注。兩周之內,中紀委已調查多位相關人士。

嘴裏說著張江的芯片大業,心裏念的卻是陸家嘴的上市經。一場行業反腐的“芯風暴”已然來臨。

行業地震爆發

2021年11月,中共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發布消息稱,華芯投資原副總裁高鬆濤疑卷入上市芯片公司內幕交易,被調查。

2022年7月14日,深圳鴻泰基金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合夥人王文忠被有關部門帶走,同日被帶走的還有原華芯投資管理有限責任公司總裁路軍。

2022年7月15日,中共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發布消息稱,中國國家開發銀行國開發展基金管理部原副主任路軍,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查。公開資料顯示,路軍自2014年華芯投資成立起就出任董事、經理,參與了芯片大基金的大量投資運作。路軍作為基金主要負責人也先後出任了不少被投企業的高管,比如長江存儲董事、武漢新芯董事、中芯國際非執行董事。此外,路軍還曾擔任國開裝備製造產業投資基金有限責任公司執行董事和芯鑫租賃董事等職位。

2022年7月25日,紫光集團前董事長趙偉國被有關部門從北京帶走調查,目前仍處於與外界失聯的狀態。

2022年7月28日下午,中共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發布消息稱,工業和信息化部黨組書記、部長肖亞慶同誌涉嫌違紀違法,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審查調查。

2022年7月28日,大基金現任總裁丁文武近日被有關部門調查,目前仍處於與外界失聯的狀態。

7月29日,原工信部電子司司長、紫光集團前總裁刁石京被調查,目前處於與外界失聯狀態。

左起:紫光集團聯席總裁刁石京,華芯投資總裁路軍,紫光集團總裁趙偉國,國家集成電路投資基金丁文武,紫光集團總裁張亞東,紫光集團聯係總裁齊聯

什麽是大基金

大基金,全稱: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股份有限公司。為促進集成電路產業發展於2014年9月設立,由國開金融、中國煙草、亦莊國投、中國移動、上海國盛、中國電科、紫光通信、華芯投資等企業於發起,基金規模約為1200億元。

基金重點投資集成電路芯片製造業,兼顧芯片設計、封裝測試、設備和材料等產業,實施市場化運作、專業化管理。作為市場上最重要的產業投資基金,大基金的動向在芯片行業占據風向標地位。

大基金一期規模超過人民幣1300億元。2018年,一期基金基本投資完畢,投資標的中芯片製造占67%、設計占17%、封測占10%、設備和材料類占6%,被投企業包括中芯國際、上海華虹、長江存儲、紫光展銳、三安光電、長電科技、北方華創和中微半導體等。

二期基金成立於2019年10月,規模超過2000億元。行業研報顯示,截至目前大基金二期共宣布投資38家公司,累計協議出資790億元。

大基金二期投資涉及集成電路全產業鏈,其中:

晶圓製造投資額約594億元,占比最高達75%

集成電路設計工具、芯片設計投資額約81億元,占比10%

封裝測試投資額約21億元,占比2.6%

裝備、零部件、材料投資額約75億元,占比10%

應用約19億元,占比2.4%

大基金二期重點關注的設備包括刻蝕機、薄膜設備、測試設備、清洗設備等,材料方麵則涵蓋大矽片、光刻膠、掩模版、電子特氣等。

自2019年成立以來,近一兩年國家大基金進入有序退出期,尤其在二期成立後減持速度加快。根據媒體統計,2021年,大基金一期在二級市場減持金額合計超79億元,算上2019年首筆減持套現逾20億元,該基金的減持規模已超100億元。

2021年,A股市場半導體芯片概念板塊整體呈現上漲趨勢,大基金一期的減持動作更為頻繁。中芯國際、兆易創新、長電科技、晶方科技、通富微電、太極實業、三安光電、瑞芯微、雅克科技、萬業企業等公司,均被大基金減持。

大基金一期和二期共計帶動上萬億投資,細致分析大基金的投資,過半資本用於芯片製造業。不過,由於很多製造廠在前年和去年尚未建成,並未趕上2020、2021年的芯片缺貨潮帶來的增長紅利。

從產業發展的角度來看,目前中國芯片產業的發展任重而道遠。近些年,眾多大型半導體項目落地,投資金額動輒百億、千億級的半導體投資項目相繼在各地上馬,但是爛尾、停工等消息卻頻頻出現。

從來沒懷疑過大基金的漏洞,但近期行業大地震打開的潘多拉盒子,需要我們反思。

大基金投資失策

大基金成立以來,在投資上可以說是成功的,在市場主體無法競爭的情況,不斷的低價入股和高價減持,大概任何一個基金經理都會做。但回看大基金投資的公司,因為大基金的投資而突破了什麽技術,打破了什麽卡脖子的東西,我們似乎沒明顯看見,從這個角度看,大基金算不上成功。

從大基金的出資看,主要是財政部以及大國企,從投資方向看,從IDM到設計,什麽都投。

大家都知道,半導體芯片是一個巨大投資的市場,其最高端為芯片製造,最基礎為芯片設計。但大基金並沒有推動芯片製造和材料的國產替代,比如氣體和光刻膠等。與發達國家相比,裝備、材料、IP和IDM模式是我國半導體產業的明顯短板。

隨便看一下大基金投資以來的企業,技術上的突破基本上記不起來,能夠記起來的隻有在資本市場某個公司大基金又投資了,某個公司大基金減持了,換一句話說,大基金似乎隻是一個炒股的,引起資本市場波動的工具。

所以,這裏也要明確大基金究竟是幹什麽的,是炒股的還是投資國家基礎研究的。

更麻煩的是大基金的示範效應,大基金可以這樣做,那麽行業內外的有錢的公司都可以這樣做,所以,大家可以看到,最近2年來,芯片半導體領域有了中芯係、華為係,甚至以前專投牙刷床墊的雷軍和聯想係也聞到了味道,反正什麽公司都投,最後上市套現就是了。

比較明顯的,比如小米學大基金在幾乎所有的半導體領域蜻蜓點水似的投資,但對於需要突破核心技術需要大量資金的半導體領域,這些投資是沒多大效果的。

最近一段時間,中芯國際很多台幹離職,說明一個情況:在美國的製裁之下,中國突破先進製程是非常困難的事情。中國芯片大量依靠進口的事實並未改變。2021年,全球半導體產值為5585億美元。根據我國海關的信息,我國進口了4000億美元的芯片,約占2/3。去掉一些重複計算,有數據認為,中國每年要進口全球1/3的芯片。

最近幾年,在半導體熱之下,有一些設備和材料開始可以國產替代,但現在的情況下,即使成熟製程的企業也不可能廣泛使用國產替代。大基金的投資也沒辦法推動這些材料和設備的國產替代。

大基金不能以商業化為目的,更不能以炒股和平穩股票市場為目的,而小米為代表的下遊企業,必須繳納國產化芯片稅,否則,中國的半導體芯片永遠隻能是這樣。

喧囂過後,一地雞毛

由於華為屢次遭斷供,因而激發了全中國上下的研發熱情和愛國熱情。目前手機廠商、互聯網巨頭、創業者、家電廠商等一窩蜂的湧入芯片的研發,但各家底子到底有多厚,積累有多深呢,很難說。

從2020年到現在,國內新成立的微電子公司有幾萬家,90%的公司在蹭熱度,根本沒有做芯片的設計、製造或者封測。剩下的10%裏,9%在拉投資,拿補貼,剩下1%真正做事的。

因為中國的市場太大了,當一個項目十分火熱的時候,人人都想進來分一塊蛋糕。但是這個蛋糕好不好吃,能不能做出來暫且不說,參與的人多了,雜音就會變得很多,甚至有的純粹蹭熱度,進來刷存在感,不懂也要做。

再加上我國對於做半導體行業的公司大力支持,最高可達十年免息,政府也預計投入1.4萬億用於半導體行業發展。大投入大利益麵前,一些不道德的公司也會在這時候混進來。

對於資本市場來說,好項目難找,芯片產業則裹挾了許多國民愛國情感在裏麵,這個方向更容易找到融資並引發關注,背後透露出來的是急功近利的產業氛圍。

幾年前,中國掀起一場大造芯片的大躍進高潮,不管是不是科技企業,都來參乎這充滿為國爭光的行業,這些企業有的是打鐵的,有的是燒鍋爐的,還有一點科技含量沒有的廣告公司,那場麵真是口號開陣,鑼鼓喧天,紅旗招展,鞭炮齊鳴。當時誰要是對此有半點質疑,都會招來一片負能量甚至是不愛國的罵聲,現如今這些造芯片的都怎樣了?

一個民族,連點自尊、自強、自愛、自律、自責、自省都丟失了,別人更是批評不得,把批評叫做“妄議”,怎麽可能會造出芯片來?

號稱投資1280億元的武漢弘芯,從高層決定遣散全體員工,到要求員工在2月28日前提出離職申請,在3月5日下班前完成手續辦理。3月5日這可是學習雷鋒紀念日,就這樣把人給打發了,多麽諷刺!

武漢弘芯創始人,在項目成立前期,四處遊說,畫大餅,吹大牛,要投資1280億元,用於14nm,7nm建造,將來產值每年達到600億元,員工將達到50000人。為此還從台積電挖來專家蔣尚義,可是在牛年到來之後,終於把牛皮吹爆了,不得不露出原形。

雖然芯片自主可控是確定性的中長期趨勢,從高端芯片自主可控層麵來看,目前在國內還難覓能擔此大任的上市公司與高質量的產業鏈集群。我國的芯片產業在製造和材料等核心環節與國外差距還非常大。數據顯示,我國集成電路產業90%以上的需求依賴進口,每年進口金額達到2000多億美元。

行業本來就沉屙已久,如果直接灌入猛藥可能會適得其反。近兩年趕著政策新建的各種芯片廠來說,多少人是真心想做實業呢?事實上,現在就已經有大麵積的芯片廠已經停產了,資本家早已卷款跑路,這些項目往往都是沒有技術含量的重複性項目。

國內投資集成電路產業的熱情不斷高漲,一些沒經驗、沒技術、沒人才的‘三無’企業投身集成電路行業,個別地方對集成電路發展的規律認識不夠,盲目上項目,低水平重複建設風險顯現,甚至有個別項目建設停滯、廠房空置,造成資源浪費。

從上海“漢芯一號”,到武漢弘芯,還有許多其他的什麽“芯”,離開科技頭腦的真心,隻能剩下一片騙錢騙情懷的黑心。

在中國人眼裏,隻要是砸錢能解決的事,那都不叫事。問題是有些東西不是用錢就能買來的,沒有對科學的敬畏,沒有對科學家的尊重,怎麽可能會造出芯片來?隻能會製造出一撥又一撥新騙子而已。

沒播科技的種子,卻盼科技花開,天下哪有這樣的道理?科學是老老實實的事情,來不得半點虛假。沒有思想的光輝,怎能帶來發明創造的光芒?

冰火兩重天:國產替代還是替代國產

我們瘋狂造芯了幾年,看看當下的行業國內外現狀:

一邊是國內設計公司砍單,去年國內設計企業還在愁產能不足,最近卻砍單成風,下調預測,不僅小企業日子不好過,即便上市公司、銷售額10億元以上的大企業也愁眉不展。

另一邊則是國際設計公司高調加單,搶產能之風甚至盛於去年,AMD季度報告稱必須向台積電、格羅方德等供應商支付總計65億美元預付款,高通、NVIDIA等巨頭也拿出巨資提前鎖定產能。

與此同時,國際代工廠全麵上調代工價格,台積電部分客戶已收到了漲價通知,漲幅6%,而去年8月台積電剛上調了價格;而國內代工企業的部分工藝的產能出現閑置。同一個世界,冰火兩重天。

這一冷一熱形成鮮明對比。國際企業欣欣向榮,而國內低水平重複競爭,陷入了“低端陷阱”。全世界的半導體市場像一個橄欖球,低端少、中端大、高端少。而中國的供給更像是一個金字塔,有大量的低端、一點點中端、幾乎沒有高端。從低端到中端和高端,有非常難逾越的屏障,這是中國3000億的落差所在,而這巨型屏障不是缺錢造成的。

大家多在低門檻的消費電子領域逐底競爭。我砍膝蓋,他剁腳脖子。打著國產替代的旗號,玩著“替代國產”的遊戲。

嘴裏說著張江的芯片大業,心裏念的卻是陸家嘴的上市經。

寫在最後:全新的基金國家隊

回到我們開頭提到的行業大地震,多位大基金相關人士被調查的消息引發業內高度關注,尤其是對於未來中國芯片行業的投資,可能產生一石激起千層浪的效應。

芯片反腐”或就此拉開序幕,這也說明了目前國家對半導體產業的的推動,可能有一些階段性的變化,管理越來越嚴格了。

A股半導體一直以來最大空頭就是大基金,自2019年以來幾乎是“頂格”+“清倉式”減持,而且減持不走大宗,直接二級市場賣,嚴重拉低了半導體板塊的估值。

現在大基金領導相繼被查估計隻是芯反腐的開始,大基金如何定位?是VC早期投資?還是PE中晚期投資?還是二級市場炒股票?需要重新定位。

麵對美國舉國之力重回半導體的芯片法案通過,中國半導體急需一支全新定位長期投資+專精特新+麵對國家重大需求“設備/材料/晶圓廠的全新的基金國家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