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85花的福氣在後頭,那年輕明星怎麼破

作者| 耳東陳

監製| 吳懟懟

熱依扎拿下飛天視後後,坐在邊上的童瑤喜悅之情溢於言表。熱依扎上台致辭,孫儷在台下紅了眼眶。

自此娛樂圈有關85 花、中女的佳話又多了一個。

隨著張小斐、童瑤、熱依扎等85 花相繼在中國電影電視的重量級獎項豐收,「85 花的福氣在後頭」被印證、被相信、被更加期待。

另一面,朱一龍拿下金雞影帝,雖然從耽改劇走紅,帶著流量的底色,但翻看朱一龍的年齡和履歷,發現他的路和內娛90 後、00 後的偶像們,又不一樣。

2022 年頒獎季落幕,各大影視獎項「脫水」的同時,一個明顯的趨勢是,年輕演員(本文專指95 後、00 後)在奪獎作品中,身影寥寥。

回望華語影視各大獎項從上世紀80 年代設立至今,在對待新人的態度上,向來是鼓勵大於批評,不論是早年的劉曉慶鞏俐陳寶國唐國強,還是四旦雙冰、四大中生,在30 歲不到的年紀,至少都有一項重量級獎項握在手上。

而到今日,中國影視獎項的熱門候選人,依舊是中生代。

是他們得獎運格外好,還是新生代真不行?

01

得獎運爆棚的中生代

一些20 年前活躍在頒獎晚會上的選手,至今仍是奪獎熱門。

與熱依扎一同提名第33 屆飛天獎視後的,有孫儷(《理想之城》)、童瑤(《叛逆者》)、閆妮(《裝台》)、周迅(《功勳》)。

她們之中,有些人自出道以來,在靈氣、演技、適合自己的作品等多方因素加持下,早早擁有代表作,拿獎。

周迅26 歲時,《蘇州河》和《大明宮詞》奠定了她影視雙開花的局面。首次提名金馬時28 歲,那一年,她靠《香港有個荷里活》《煙雨紅顏》在兩岸三地電影市場打開了局面,電視劇有代表作又添了《橘子紅了》。

孫儷的視後之路開啟得更早,22 歲遇上《玉觀音》25 歲演了《新上海灘》《幸福像花兒一樣》,在別人探索戲路的年紀,她早早將金鷹、白玉蘭、飛天收入囊中。

而更年輕時明珠蒙塵的閆妮童瑤,在近幾年的中女市場,都各有建樹。

70 後80 後佔據奪獎賽道不只是女演員風景這邊獨好,中生代男演員也是獎項寵兒。

被惋惜永遠在陪跑的張譯,人到中年,終於擺脫常年提名的境況,將影帝獎杯收入囊中。

中年走紅的雷佳音,準備了多少年的獲獎感言,行將不惑之年,終於在金鷹頒獎典禮上說了出來。

除了近幾年活躍在影視劇中的臉孔,早年的四大中生(劉燁、陳坤、黃曉明、鄧超),更是在年輕時遇上了合適的作品。

劉燁是21 歲金雞提名,23 歲成金馬影帝。到了43 歲,金雞獎提名依舊榜上有名。

黃曉明鄧超相比之下,算大器晚成,在二十多歲的年紀憑藉有國民度的作品打開大眾知名度,提名多於得獎,三十歲以後開始在大熒幕上發力,從《集結號》到《中國合夥人》到《烈日灼心》《烈火英雄》,他們的身影常年盤踞在中國影視獎項的舞台。

內娛市場化狂飆突進20 餘載,他們早早加入,從未退出。

新人時期趕上香港導演北上,在合拍浪潮和內地電影類型的探索期,進入華語三金頒獎晚會,吃到第一波紅利。

到了而立之年,名氣積攢足夠,又恰逢明星工作室林立,在明星資本化過程中,尋到了作為演員在影視工業中的相對主動性。

慶幸的是,他們成名前的那個時代,影視院校還是藝術的殿堂,娛樂圈還不是二代瓜分好資源,還能從蓬勃發展的時代中看到普通人揣著夢想從默默無聞的普通人變成萬眾矚目的明星。

他們學習、磨礪,在人生高點來前,嚐過平凡生活的滋味,自卑過,憧憬過,愛過,體驗過,有空間被生活滋養過。

運氣靈氣天分之外,活生生的人氣在他們身上尚能尋到,演員的質感被留存著。

到了影視工業化越來越成熟的時代,他們完整經歷了電視媒介到互聯網媒介的迭代,依托著廣大的群眾基礎盤,他們能夠拿到的,依舊是這個時代最有獲獎潛質的資源。

雲卷雲舒,中生們在這趟娛樂圈的車上,冒進過,口碑翻車過,但弄潮兒的身份,20 年來,不見褪色。

02

商業價值的決定過程

中生代得獎運好,是時代紅利和自身專業實力的雙向成就。

反觀如今的年輕世代,流量迭代迅速,年年都有新頂流通過各類型網劇爆紅,相比國民偶像,他們更像圈層產物。

拿獎,這個前輩們無比看重的事情,在年輕世代的職業規劃中,並不是超級重要項。

粗暴點講,在20 多歲的年紀,身影隱匿於各大重量級獎項,是因為新生代技不如人,業務能力還不夠。

在此之下,隱藏著另一個邏輯:對於新生代而言,能不能拿到重要獎項,已經不再能決定他們的掘金路。

中生大花初出茅廬那個時代,明星的商業價值依托著作品。章子怡要拿了影后才能得到阿瑪尼的青睞,李冰冰跟迪奧、周迅跟香奈兒,結緣均與自身的影視作品分不開。

演員價值的一體兩面,一是靠作品和業務能力得到廣泛認可,再是品牌通過業務實績和作品國民度找到演員。

在商業價值的鏈路中,作品是起點,有了好作品,有了足夠的業務能力,才有後續的發展。所以,得獎對於一個演員的未來而言,是里程碑。

獎項意味著未來拿到更多的影視資源,商業資源。沒有什麼比專業獎項的認證,更能說明一個公眾人物的影響力和形象。

這是傳統媒介單向輸出時代決定的價值建設。

到了互聯網時代,明星的商業價值甚至作品價值,都有了更多維度的評判。

逐利的品牌看中的自然是明星自帶的流量,選代言人的思路,從看作品實績變成看流量實績。

藍血奢牌不再高不可攀,明星商業價值也不再依賴獎項加成。一個更獨立的商業價值評判體系在產生。獎項於新生代,成了錦上添花的事物。

清朗之前,決定一個明星商業價值和資源好壞的,不是業務能力,而是粘性粉絲基數。決定一個明星發展上限的,是造話題的能力和所謂的「臉在江山在」。

與此同時,一些明星的名不副實的得獎讓獎項疑似「注水」。

在這種情況下,華語獎項的含金量在下降,流量明星的發展鏈路和評獎體系的價值造就似乎成了交集越來越淺的兩條線。

不依賴獎項發展的明星,在得獎的場域,自然可有可無。

03

流量質量不可兼得?

但事實證明,到了一定年齡,「臉在江山在」就成了偽命題。

且不論楊冪的同學們相繼以實力派的身份來勢洶洶,讓85 流量花危機四伏。

哪怕是深受觀眾喜愛多年的陳坤,在吃盡偶像派紅利後,人到中年,依舊面臨著戲路難以拓寬、作品收視低迷、好感度逐漸被消耗的困境。

偶像形像是打開大眾知名度的王牌一張,但到了一定年齡,這張牌便不再能充當底牌。

但現實是,流量的質量突圍之路似乎並不好走。

鞏俐、寧靜、章子怡、余男,在二十六七歲的年紀,已拿下影后桂冠。反觀現今娛樂圈,95 後的小花小生,還扎堆在偶像劇中打轉。

他們未嘗沒有危機感,也不是沒有事業心。早在《95 後進入轉型加速道》中,我就提過這代明星轉型的意識越來越提前。

但也能發現一個無奈的事實,新生代的轉型,大多近似無效。

如果說吳磊的《啟航:當風起時》和宋祖儿的《喬家的兒女》還讓觀眾看到過新生代的進步,那趙露思的《胡同》,則讓觀眾深刻意識到適配於甜劇偶像劇的明星,在正劇中的違和。

看新生代的發展路,是從籍籍無名到小有名氣,然後資源開始變好,但這個好,不是離影視藝術更近一步,而是離大投資大IP 大製作更進一步。

相比從前演員是影視體系中的一個工種,如今的流量更像吸引眼球的商品。

他們的價值被明碼標在各家平台的評級體系中,標在套路化的類型劇中,而演員自身的成長,在雷同的故事和相似的人設中,難尋到。

以致於,某個賽道舒適圈明星越來越多。明星們不斷適應著身處的工業體系,在與數字和流量打交道中,變得越來越AI 化。

人們給予厚望的00 後小花,到了成年後,循著前輩大花的成長軌跡去成長去體驗,最終呈現到觀眾面前的,卻是令人失望的作品和看似失控的行為。

文淇短暫驚豔后的鮮少露面,張子楓《天才基本法》被質疑演技又因戀情路人緣下滑,還有更小的王聖迪、榮梓杉等童星頻繁出現在各大熱播影視劇……

天賦型選手的現狀令人惋惜。

惋惜的不是他們呈現水平的同質化,而是在這樣的工業體系中,多的是消耗演員的作品,缺的是適合演員的作品。

70 後80 後作為演員身份成長時,尚有文藝片生存的土壤,有不完美的人物形象存在的空間,有寬容的大眾輿論場,他們成為明星的底色,是人性的生動。

到了與中文互聯網時代一同成長起來的95 後長成時,世界日新月異。一個人躥紅的速度快到讓他們再難有耐心鑽研所謂業務能力。

他們同前輩一樣,依舊是在20 來歲的年紀榮譽加身,只是他們的榮譽不是專業獎項賦予的,是粉絲經濟下的商業價值賦予的。

他們的天花板被楊冪們在一次次的無效轉型中反复演示著。

好消息是,越來越多實力派的得獎似乎在說:業務能力強的人不怕晚紅。

壞消息是,流量與獎項的分野,越來越清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