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萬人矚目下亮相的 “幣圈罪人”SBF:我不知情!

SBF把所有的問題都推得一幹二淨,一問三不知。

11月30日,頂著“頂級商業領袖”的頭銜出席《紐約時報》商業峰會(DealBook Summit)的“幣圈罪人”——Sam
Bankman-Fried(SBF)成了焦點。

那些盼望著能在SBF的回答中給自己一個交代的投資者們可能要失望了。SBF一麵說著“不願做縮頭烏龜,不想聽律師的話乖乖躲起來,要承擔責任”,一麵又在談及Alameda存在的杠杆、資金漏洞和流動性問題上“一問三不知”,並稱他錯就錯在沒有對Alameda多一些關注。

SBF並不認為自己需為這一係列的風暴承擔刑事責任,也不關心自己的命運,稱“隻擔心那些受傷的客戶們”。

對於Alameda存在問題,SBF“一問三不知”

1.不清楚Alameda的資金狀況

對於FTX和Alameda之間的“後門關係”,SBF稱他在11月6日Coindesk爆出Alameda的資產負債表後才發現,Alameda持有大量FTT頭寸,在此之前他一無所知,他說:

和大家一樣,我真正意識到存在問題是在11月6日,當我看到曝光後的資產負債表時,我才發現Alameda持有如此龐大數量的FTT頭寸,並感覺到了問題的嚴重性。

大多數公司都有FTX的保證金頭寸,但Alameda的頭寸太大,這是我不知道。

11月23日,SBF在給前員工的信中寫道,Alameda
Research的過度借貸是導致FTX倒閉的原因,並堅稱自己不知道交易員持有的保證金頭寸:

我沒有意識到保證金頭寸的全部規模,也沒有意識到連鎖崩盤所會帶來多大的風險。

當被問及80億的資金漏洞,SBF再次說他沒有故意套取客戶資金給Alameda進行風險投資,他不清楚Alameda的巨大杠杆,一直以為Alameda僅有2倍杠杆,他說:

我自己也對Alameda的杠杆和資金規模感到驚訝,我沒有進行任何欺詐或故意將客戶資金提供給Alameda以便他們放大杠杆,我很後悔我沒有在此之前多多地關注Alameda。

我知道Alameda在使用杠杆,但我沒想到隨著去年加密貨幣市場崩潰的次數增多,Alameda在FTX上的抵押品價值下降,而杠杆率卻上升了。

SBF表示Alameda之所以持有FTX客戶的資金,是因為在2019年前FTX並未擁有自己的銀行賬戶,有些想給FTX轉錢的客戶就會把錢匯到Alameda的賬戶上。FTX的客戶機構也表示,他們向Alameda匯款,後來這些錢會轉向FTX。SBF說:

當我們瘋狂地把一切都放在一起時,很明顯,這個頭寸規模比電腦上顯示得要多,因為在FTX擁有銀行賬戶之前,(Alameda)已有(現金)存款。

SBF稱他一直在減少這兩家公司之間的關係,並強調他沒有管理Alameda,也不知道到Alameda的資金和風險管理出了什麽問題,他說:

我有意識的盡量少參與Alameda的工作。在疫情前,Alameda為FTX的主要做市商,為FTX注入流動性。但今年年初,Alameda對FTX就沒那麽重要了。但我確實沒有注意到Alameda持有的FTX的頭寸,這就是我為什麽會淪落至此的原因。

因為這兩家公司有利益衝突因此我也很緊張,我也怕參與過多。不是我在管理Alameda,我不知道它到底出了什麽問題也不知道他們杠杆的倍數。

從今年開始,Alameda在FTX的交易量已經下降,但我沒重視頭寸和餘額,這是巨大的失誤。

媒體稱,在采訪中SBF承認他參與了部分Alameda的風險投資,當記者指出SBF曾告訴監管機構他沒有參與任何Alameda的公司決策時。SBF舉了一個Genesis的例子,稱Alameda想入股Genesis,而他是Genesis的董事會成員。

同時,SBF承認經審計的財務數據與Alameda實際賬戶數據之間存在巨大差異,他大大低估了這個資金漏洞的規模。他說:

可能是因今年年中發生的重大事件引起的,不少數借貸平台暴雷關閉了。Alameda在他們那裏有未結清的保證金頭寸,在那些平台關閉後產生了資金漏洞,而現在這個漏洞轉移到了FTX。

2.沒有意識到會出現巨大風險

媒體此前分析指出,在比特幣價格急速下跌和6月Terra破產的風暴下,FTX和Alameda已經是強弩之末,SBF想要通過拯救失敗的加密貨幣公司,來為Alameda創造流動性。SBF在采訪中稱FTT的下跌是“引爆FTX”的源頭之一:

在我的認知範圍內,我一直認為價格一天下跌30%是最極端的情況。但是我經曆了一天內下跌95%,是我始料未及的。

SBF表示在Alameda的事件中,他沒有重視風險把控將他的公司推入深淵,並稱沒有人應該為風控不到位負責,他說:

我逐漸忽略了對加密貨幣投資的風險把控。當我一開始創辦FTX時,我想到了其他加密貨幣衍生品交易平台因為沒有適當的風險管理而破產。但在過去兩年裏,我逐漸失去了對這一點的關注。

當我不斷向世界各地擴張時,我開始忽略風險管理,最終出現了巨大的管理失誤,監督失誤,透明度失誤和報告失誤。

因為我們不設有風控崗位,因此沒有人應該對FTX的風險管理失敗負責。

此前SBF在國會作證時,他特別談到了FTX有完善的風險管理體製,而在采訪中表明事實並非如此。

3.對於Alameda的抵押貸款一無所知

關於Alameda欠BlockFi的錢,SBF表示他相信Alameda向BlockFi提供了1億美元的貸款,但他也強調這完全是一種猜測。

根據法庭文件稱,Alameda最終違約了BlockFi提供的“約6.8億美元”抵押貸款,“追回金額不得而知”。

此外,就在申請破產保護的幾個小時後,BlockFi起訴了SBF的Emergent Fidelity
Technologies公司,要求交出BlockFi所稱的“未指明的抵押品 ”。

媒體報道稱,FTX的救助BlockFi時的抵押品是SBF持有的證券交易商Robinhood的股份,今年早些時候,SBF收購了Robinhood7.6%的股份。

SBF認為BlockFi的破產不會對FTX和Alameda產生太大影響,他相信Alameda能夠將償還大部分的抵押貸款。

而對於Genesis公司試圖向Alameda公司索要大量貸款的事情。SBF再次說自己不知道關於這25億美元貸款的詳細情況,他說:

是Alameda支付了這筆貸款,我對這些細節並不清楚。

4.“是我搞砸了,我想做正確的事,但我沒做到。 ”

SBF稱有人向他強調合規的重要性,因此他在合規性和獲得許可證方麵花費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財力,他想做正確的事而沒做到,他搞砸了一切,他說:

現在回想起來,我們在獲得許可證方麵花費了太多的精力。我會承擔責任,我一直在努力做正確的事情,但我沒有做到。我搞砸了一切。

我不需要通過收買來與一些監管機構會麵,但與監管機構會麵比我想象中要難得多。我花了數千小時試圖與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主席等人會麵。

媒體稱,SBF把執照、合規和風險管理這些完全不一樣的事情全都混為一談,這是完全錯誤的。

關於客戶能否提取出自己的資金——SBF稱日本和美國的用戶完全可以

SBF認為FTX日本公司是完全有償付能力的 ,他說:“明天可以讓所有客戶都拿到應有的資金。”
他也認為FTX.US公司應該有能力處理提款問題,可以使美國的投資者完全得到補償。

SBF稱其他客戶也可能得到補償,他可以學習Bitfinex在損失客戶代幣後的做法——發行新的代幣。SBF說:

該公司在一次黑客攻擊中損失了一些客戶資金,為彌補損失,它們向客戶發行了新的代幣,並成功籌集到了資金,因此客戶們可以拿回自己的錢。

在加密貨幣曆史上,曾有一些公司被黑客攻擊,最終在若幹年後使客戶獲得了賠償。

Bitfinex於2012年12月成立,透過點對點融資市場,Bitfinex提供杠杆保證金交易,讓使用者可以安全地進行高達3.3倍的杠杆交易。在2015年5月黑客入侵期間,該平台1500個比特幣被盜。媒體分析認為,這兩個公司所麵臨的境況完全不同。

關於神秘失蹤的資金——巴哈馬的監管機構采取了行動

在FTX於11月11日申請破產後不久,一係列離奇的時期發生了,FTX利用客戶資金幫助Alameda償還債務,SBF將100億美元的客戶資金從他的FTX轉移到了Alameda
,就在這過程中一部分資金不翼而飛。

媒體援引知情人士稱,失蹤金額約為17億美元。另一消息稱,缺口在10億至20億美元之間。

在此之前,FTX稱遭遇黑客攻擊,資金外流總額超過6億美元。

SBF稱巴哈馬的監管機構收回了FTX的一部分資產進行安全保管,但對於黑客攻擊所損失的部分資產,他不知道誰是不正當訪問的幕後黑手,也不知道丟失的資金到底是怎麽回事。他說:

在很短的時間內發生了許多事情, 巴哈馬監管機構已將FTX的一些資產收歸保管,美國監管部門也收了一些資產。
除此以外,可能還有人以不正當手段獲取交易所的資產。我不知道那會是誰。也不知道有關神秘失蹤資金的使用的所有信息。

我現在已不能訪問係統,因此對於這一係列事情我也不太清楚。

關於未來——現在 “隻關心受傷的客戶”且不認為自己會負刑事責任

宣稱僅剩一張信用卡和10萬美元的銀行存款的SBF不認為自己負有刑事責任,SBF同時表示他對未來發生的事情完全不關心,現在“隻關心那些受到傷害的客戶”。他說:

以後會有機會讓我思考自己的未來,現在我最關心的是因我而受到傷害的客戶,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並不重要,這也不是我所關注的。我不認為我將負刑事責任,但具體結果我也不關心。

當被問及SBF的律師是否支持他此次出席活動並與記者對談時,SBF說逃避不是他會做的事情,他認為他有責任幫助客戶,他說:

我不知道如果我就坐在房間中,裝作外麵的世界發生的一切都不存在,會對現在的情況有什麽幫助。律師當然會給出他們的經典的建議:什麽都不要說,做個“縮頭烏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