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曾光:不能把疫情來勢洶洶的原因都歸結於“放開”

在2023環球時報年會生命健康分論壇上,曾光表示“放開”不單取決於公共衛生,如果單純從公共衛生觀點來看,我們寧願把時間再往後拖一下,比如把疫苗接種再加強一些,特別是打第三針的人間隔時間已經很長了,老年人接種率還不夠高。但是中央決策是綜合考慮,考慮到經濟發展、社會安定、就業率、國際關係等等,需要找到一個平衡點,兼顧各方利益。這個平衡點選的還是相對不錯的,單從公共衛生方麵來看,雖然一些準備沒有做的很充分,但是疾病已經表現出了非常強烈的變化,比如說它的感染率大幅度提高,在這種提高的情況下,自然感染傳播係數已經到了二十幾了,病死率也是低於千分之一,甚至低於萬分之一了。從發病來看,我覺得現在是比較好的一個時機。


“二十條”出來以後,為什麽還要再進一步呢?如果“二十條”出來我們是小步走,那麽“新十條”出來又往前跨了一步,這步跨的幅度也不小,關鍵這步跨的時候我們不再提動態清零了,這是非常大的變化,這十條裏條條都有新意,條條都有更明確的規定,都是向放開的方向發展的。所以我覺得現在這個時機選的是比較合適的。

另外現在也確實看到了,現在疫情大幅度的上升,上升速度非常快,甚至出乎一般人的預料,甚至出乎公共衛生專家的預料。比如說我們原來認為,疫情按照流感來說,它第一波來的時候不會超過30%,20%都已經不少了,以後第二波、第三波,但是實際上來得氣勢洶洶。造成這個原因是多方麵的,不能把原因都歸結於“放開”,奧密克戎變異株在北方是BF.7,在南方是BA5.1,這些傳播率都是最高的。以前傳播率已經上升了,加上冬天的氣候有利傳播,另外還暴露出人群第三針打的時間太長了,抗體水平,現在疫苗靠過去免疫的方式,確實要阻擋疫情傳播已經不現實了,所以綜合的結果導致疫情大幅度的上升。

很高興我們出台了很多的應急措施,這些應急措施又是進一步放開了一步,我覺得這種措施是北京市率先提出來的,很明確的提出,根據新冠的特點,把它當做一個普通的呼吸道傳染病來對待。這種情況下病例大量出現、大量居家隔離,可能會出現醫務人員感染的問題,就提出把預防感染為重點,把預防醫療擠兌為重點,采取了很多措施應對這種情況,這種應對屬於是比較及時的。

我也看到,北京的措施正在向全國普及,很多省也提出了相似的對策。我覺得我們的對策,一個是主動放開,第二個是根據形勢的發展,提出應急的放開措施,整個形勢還是可控的。現在的特點是北方比較嚴重,根據我得到的信息,京津冀地區疫情感染情況是差不多的,但是它可以從北向南,另外從大城市向中小城市,從東部向西部,有一個蔓延的過程。我覺得這個過程過去以後,就會進入到春天了,我相信形勢可控,形勢會越來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