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搶占縣城退燒藥攻略”上熱搜:哭聲,被忽略了

1

有句話說的好:大難臨頭,眾生百相。

這幾天,隨著疫情防控的開放,身邊陽了的人越來越多。

每一個人都是自己健康的第一責任人,於是大家都在積極的開展“自救”。

很多“科普博主”,針對新冠每個階段,推薦十幾種藥物,引得民眾大量哄搶。

許多人不是一盒一盒買,而是一桌一桌的囤。

一片搶購聲中,藥店裏但凡和新冠有一點關係的藥品,通通都斷貨。

有人在家裏囤了一桌子的藥。還沒感染新冠,就拚命吃藥預防,結果把自己吃進了ICU。

有人因為手裏的藥太多,混吃、亂吃,以為能加強藥效,結果把自己吃成了肝衰竭。

當然,囤藥的人多了,也自然就有很多人焦頭爛額買不到藥。

於是,“異地網購藥品攻略”被刷上了熱搜。

這兩天,有博主做攻略指導大家,將美團等軟件定位改到廣西、新疆、西藏等偏遠地區的縣城鄉鎮裏去搶藥,下單讓騎手去藥店取貨,然後通過快遞運輸到自己手裏。

這一下掀起了熱潮。

很多人搶購成功後,都主動在網上分享自己的“成功秘訣”,教別人去搶,搜索還有哪些地方有貨,指導大家如何繞過限購:

一時間,這似乎成了流量密碼,但也引起了眾人的憤怒。

有當地人說自己想買藥,結果什麽都沒了,抱怨一句還要被罵是小氣。

有騎手怒斥她們:你把別人城市的藥買光了,讓當地人怎麽辦?

拒絕送貨之後,她們威脅要舉報騎手。

自己買也算了,還要自作聰明的發出來顯擺賺一波流量錢。

被怒斥後還冷冰冰的回了一句:有本事別開美團啊!

看下來一聲哀歎。

確實,買不到藥著實讓人焦慮。異地薅藥的做法雖然爭議頗多,但也合理合法、無可挑剔。

但看看那些被薅的地方的真實現狀,不免有些唏噓。

百色、靈山……這都是偏遠地區,落後小鎮,信息閉塞。

年輕人基本都是外出打工,留在當地的大多都是一些留守老人和孩子,他們都是新冠容易重症的人群。

他們很多人,甚至連手機都不會玩,網都不會上,都是生病了才會去線下藥店買藥。

可等他們去了藥店卻發現,他們的救命藥都被百公裏外的大城市“精英們”早早買光了。

不僅買不到,還要被罵上一句:“誰叫你手速太慢?”

這一切未免太過冷漠。

生病的人沒藥吃,健康的人在囤貨。現在囤藥仿佛成為了一種炫耀的資本。

但他們不是輸在窮,而是輸在信息差。

他們沒有錯,他們也有看病吃藥活著的權利。

想想那些留守的老人孩子,生病後滿眼的無助,良心真的不會痛嗎?

危難時刻,最顯人性。

利己,是人的本性,如果不損人,那也無可厚非。

但有些人,真是把精致利己的冷漠,展現得淋漓盡致。

2

最近,我們的視線都聚焦在北京、河北、廣州等大城市的疫情上。

可有沒有想過,還有一個月就要過年了。

所有人都要預見一個現實:

如果80%的人都必將感染,那接下來最應該擔憂的,不是那些醫療資源豐富、醫療水平發達的大城市。而是那些醫療水平落後、資源匱乏的農村地區以及留守老人與兒童群體。

前幾天,有媒體報道了一位鄉村新冠患者的就診實錄。

她所就診的神垕鎮中心衛生院,一共隻有職工85人,其中執業醫生隻有18人,護理人員20名,床位隻有99張。但是,神垕鎮常住人口有7.3萬……

神垕鎮隻是上千個城鎮的縮影罷了。

這就是赤裸裸的現實。

很多縣城鄉鎮,隻有一個衛生所,一兩個醫生,十幾張病床,隻能醫治一些常見小病,連醫療診斷的機器設備都沒有。

最近的正規醫院,可能就要花上一個小時的車程。甚至,很多縣城,連個三甲醫院也沒有。

相比大城市的醫療資源,已經是天上地下。

而如今,他們還要被大城市的人搶藥。

要知道縣城不但醫療資源遜於城市,藥店數量也是遠遠不夠,存貨稀少。

而很多地方因為交通、海拔等等原因,一輪補貨可能就需要花上很長時間。

可這裏還生活著大量的留守老人和小孩。這些人沒有你的洞察力,沒有人幫他們提前預備,但他們也會感染,也會重症。

他們是最需要被保護的脆弱群體,在一定意義上,他們應對疾病全靠家門口的藥房。

可如今,他們就這樣被冷漠的“偷家”了。

如果隻是一兩盒救急也就罷了,如今這種信息差已經被玩成了生意。

已經有黃牛將魔抓伸向這些地方,成箱成箱的購藥後高價轉賣。

而當搶藥被一些人當成炫耀,做成攻略在網絡發酵,那還隻是一個個體行為嗎?

看看如今那些被“聰明”的博主選中的城市,藥品被哄搶一空的現狀,就能知道答案。

一個社會的文明程度,是看它對弱者的態度。

災難有時就像一麵鏡子,將一些人的自私和高傲都暴露出來。

麵對災難,囤積居奇、抬高物價,謀求私利。

這已不再是單純的搶走別人的藥,這更是在剝奪那些老弱群體的“生命權”。

3

越是在艱難的時刻,越是會湧現出大量的精致利己主義者。

那些遠程薅藥的人,其實自己何嚐又不是別人案板上的魚肉?

如今許多藥店為了賺錢,買藥就像買奢侈品,需要“配貨”。

一個藥品的大禮包,竟然售價高達888元。

一盒原本20多的連花清瘟,現在單盒售價高達百元。

抗原檢測盒,也從5塊錢炒到50多元,還有一堆人正在倒賣:

一場疫情,讓人看清了人間眾生相。

有人舍己為人、不計回報,不論生死。

有人把災難當作是時代紅利,冷漠無情、精致利己、大發國難財。

很多人賺了錢,卻也失了良心。

但最終我們會發現:隻要我們穩得住,就不會讓有心人有可趁之機。

抗疫是一場“持久戰”。

一場沒有針對性藥物,而是靠我們的免疫力和精神力才能打贏的持久戰。

我們最大的難點,不是如何搶奪資源,而是如何將身體調整到最佳狀態。

現如今,藥已經不是在治新冠,而是在治人們心中的焦慮。

但其實新冠的病程基本一周,高燒吃藥也基本三天左右。一盒布洛芬足以支撐三次陽性病程。

專家們也不止一次的勸誡大家:相同類型藥品無需重複購買,疊加使用甚至會導致致命危險。

所以適當備藥是理性,但囤藥真的大可不必。

當你大量囤藥囤到過期,或許就讓一個人輾轉好幾家店賣不到一盒。

而那一盒藥,之於某個人,可能就是救命。

災難麵前要求人人大義本不現實。

可盡管如此,我們仍然希望大家能回歸理性,懷有溫情,學會共情。

不跟風囤物資,按照指南按需購買,對發國難財零容忍。

已所不欲,勿施於人。

科學防疫,理性生活。

把藥留給真正需要的人,用善意溫暖人間。

這是一場所有人都要麵對的災難,更應該攜起手來,渡過難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