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11. 塔利班禁女性上大學引激烈爭議 沙特、卡達等多國表態

12月21日,塔利班領導的阿富汗臨時政府高等教育部發布政令稱,女性暫時停止接受高等教育。這一政令一公布就引發了廣泛的爭議。

武裝力量部署到了高校

據法新社22日報道,阿富汗高等教育部於21日簽署政令,禁止該國女性讀大學。這則政令以通告的形式下達至該國所有的公立和私立大學,通告上印有高等教育部長的親筆簽名。通告文件稱:「請依照相關規定暫停讓女性接受高等教育,結束時間另行通知。」

通告發出后,高等教育部發言人也向法新社等媒體證實了消息的真實性。英國《衛報》稱,阿富汗臨時政府的幾名官員表示,這則禁令只是暫時的,因為政府缺乏資金且需要時間修改教育方針。

美聯社報道,禁令生效當日,喀布爾一些高等學府門口有女生當街失聲痛哭。一位大學講師表示:「我的學生深感絕望,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們。她們當中有人從偏遠的省份考進了重點學校,全部的希望卻在一夜之間付之一炬。」據喀布爾大學方面證實,該校目前已經中止了為女生授課。21日雖然仍有女生出入該校,但她們大都是去辦理相關手續或處理雜務的。當日,有安全部隊的武裝人員闖入一些學校的教室,對在校女生進行驅趕,雙方一度發生對峙和言語衝突。

出於對禁令的反對,阿富汗多地出現了有組織的抗議活動。「今日印度」新聞網稱,禁令生效當日正值高等學府的期末考試,但阿富汗楠格哈爾大學的不少男學生卻選擇了集體罷考,以示對女同學們的支持;喀布爾大學、喀布爾理工大學等學府有不少男性教職人員選擇離職抗議。一家阿富汗的女性權益組織於21日進行抗議,高聲呼籲「不要讓教育捲入政治」「女性不想被淘汰」。

據法新社了解,塔利班21日在不少高校均部署了武裝力量,主要負責「勸退」和驅離人群,並未形成大規模的抗議活動。另據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台反映,除了各高校外,一些校外的英語培訓班和高中課外補習班也受到了影響。這些教培機構有的接到了武裝人員的上門警告,還有的停課「等通知」。

國際社會反應強烈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20日稱,
2021年,塔利班在接手政權后曾許諾實施更溫和的政策,以獲取國際社會的認同和支持。儘管阿富汗臨時政府此前曾向國際社會承諾保護女性和兒童的權利,但實際上卻不斷地打壓和蠶食女性的權利。阿富汗黎明電視台稱,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呼籲,阿富汗政府應確保女性接受教育的權利。《阿拉伯新聞報》稱,德國外長貝爾伯克表示,此舉會「毀掉阿富汗女性未來」。

全球多個伊斯蘭國家也在這一問題上與阿富汗進行了「割席」。「福布斯」新聞21日報道稱,沙烏地阿拉伯外交部在一份聲明中對此表示「震驚與遺憾」,稱全球所有伊斯蘭國家都會為之感到驚訝,並呼籲阿富汗臨時政府撤銷這一決定。阿聯酋方面發出嚴厲譴責。卡達政府表示「感到失望」,這項禁令會對阿富汗的經濟等方面發展產生負面影響。法新社稱,巴基斯坦外長比拉瓦爾表示阿富汗臨時政府此舉令人失望,但他仍然認為加強對話是解決問題的最好方式。他還強調,從國家穩定的角度上來看,阿富汗臨時政府建立的政權目前仍然是穩定局勢的唯一選擇。

阿富汗女性求學之路多崎嶇

卡爾扎伊執政時期,阿富汗獲得了大量國際援助,教育事業得以長足發展。2003年年底,在全國20個省份開設約7000所學校,接受教育的青少年達到420萬人,其中包括120萬女孩。據《喀布爾時報》報道,2019年阿富汗高等院校中的女生比例已經達到了25%,已經可以算作該國教育與平權事業所取得的重大成就。

隨著塔利班的掌權,該國女性權益受到打壓。據英國廣播公司報道,今年3月,阿富汗各地學校開學首日,臨時政府突然宣布12歲以上女性暫時不能進入學校,不允許女性接受中學教育。這一做法引發國際社會震驚,臨時政府隨後表示將幫助女性逐步返回學校,但至今仍無推進跡象。據英國《衛報》報道,到了11月,女性又開始被禁止逛公園、去健身房和公共浴室,國際社會批評與質疑的聲音與日俱增。

巴基斯坦白沙瓦大學和平與衝突研究所研究員比拉爾·肖卡特告訴《環球時報》記者,塔利班在阿富汗執政以來,阿富汗實質上仍處於鬆散的部落自治狀態。喀布爾缺少資金和強制力,無力改變各地方現狀。限制女性受教育權的舉措由於本身受到各地保守勢力支持,幾乎是喀布爾唯一能有效推進的政令,也是其再次引發國際社會關注、要挾各國際組織對阿富汗提供幫助的唯一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