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孔傑榮教授:習近平失去了中國百姓的尊重

專訪孔傑榮教授:習近平失去了中國百姓的尊重 https://t.co/AsQ3qd4auB

— 美國之音中文網 (@VOAChinese)
December 23, 2022

將過去的2022年對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來說其處境如同坐過山車,從中共20大獲前所未有最高權力,到堅持清零政策激發民間抗議,再到突然無序放開陷全社會於混亂之中,現在,幾乎各階層中國人都對他顢頇無能的執政感到既無奈又憤怒。

“他似乎已經失去了中國老百姓對他的尊重。” 92歲高齡的美國著名中國問題專家孔傑榮教授說。

社交網站上有網友說,最近聽到最恐怖的一句話就是他要“親自抓經濟了”;而最搞笑的話就是,習近平說“我是一貫支持民營經濟”。

孔傑榮說,多年來,中國普通百姓是比許多中共官員都更支持習近平的階層,如今這種支持因其執政錯誤迭出“以不幸的方式結束了”。不僅如此,“現在他們已經開始在其他方麵也質疑他了。”

周二(12月20日),紐約法學院榮退教授孔傑榮接受了美國之音的專訪。歲末年尾,這位觀察、研究、參與中國改革進程60多年的中國問題專家如此評價習近平在2022年的作為:

“對習近平來說,這本該是美好的一年,是向國內外展示其權力頂峰的一年。 但事實證明,對他而言這至少是個五味雜陳的一年。”

孔傑榮認為,習近平在處理疫情上屢屢犯錯,已經影響了中國政局的發展。“我認為最近發生的事件,包括我剛才提到的失敗和麻煩,使中國的權力鬥爭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有可能加劇。”

“人民已經證明,他們有辦法越來越多地展示出對他的抵抗。而他處境是,如果他使用鎮壓來逮捕、折磨、懲罰,甚至消滅一個表現出反對他的人,將會引起更多反對。”
孔傑榮說。

“中國從未靜止不變,中國的時局發展通常像時尚般擺動,每隔幾年就會來回擺動一次。現在,鍾擺正擺到極權主義的極端,它自己就會產生反作用。”
孔傑榮說。

孔傑榮認為,2023年,習近平麵臨的最大挑戰仍是新冠疫情,“人們將看到許多由於他(習近平)過去幾年未能采取明智行動而導致的這些極端後果。所以這是最緊迫的問題。”

習近平的領導能力在一段時間後會繼續引起各種混亂,“他已經受到了公開羞辱。”
而中國百姓權利意識的提高,將增強他們做出反應的有效性,孔傑榮說。

孔傑榮也對2023年台灣的處境做出了預測。“台灣的處境總是危險的,”
他說。他認為,台灣政府和人民、美國和其他西方大國的政策和行動,以及習近平的意圖,這些
“都可能使台灣的處境變得更危險或更不危險。”

孔傑榮認為,習近平可能會由於內政困境而貿然攻台,但是,“中國的情況經常因外交互動而發生變化,”
為此,美國“需要明智的政策”,在不挑起危機的同時 “繼續支持台灣”, 但“必須讓台灣采取能夠支持自己的政策,”孔傑榮說。

對仍陷入曆史低穀的美中關係,孔傑榮的判斷是“美國國內政治一直是美國采取正確的對華政策或總體外交政策的一個困難障礙。”

孔傑榮認為,美國的共和民主兩黨應該有一個比僅僅敵視中國更複雜的對華政策,“不僅僅是呼籲美國公眾對中國的漠視或厭惡。我們必須采取更恰當的積極態度,這意味著我們不能與中國脫鉤,盡管我們必須在各個行業進行戰略調整。”

以下是對紐約大學法學院榮退教授孔傑榮的采訪實錄:

記者:孔教授,感謝你接受美國之音專訪。歲末已屆,回首即將過去的2022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順利獲得破例的第三個五年任期,權力達到頂峰。但高度集權並未避免黑天鵝事件的發生,他的新冠清零政策遭各地群眾抗議,然後他突然取消了嚴厲的封控政策,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放開、“躺平”,任由病毒肆虐,百姓到處搶藥自救,醫療體係幾近癱瘓,於是又造成了新的巨大危機。您對習近平這一年的表現有何評價?

他在自己人民麵前丟了大臉

孔傑榮:對習近平來說,這本該是美好的一年,是向國內外展示其權力頂峰的一年。
但事實證明,對他而言這至少是個喜憂參半的一年。總的來說,今年最後一段時間是令他沮喪、不愉快的。他似乎已經失去了中國老百姓對他的尊重。多年來中國老百姓對他的熱情比許多共產黨精英要高。他在黨中央委員會的同事和那些想去那裏工作的人中,對他有很多不滿,但他們一直無法表達。但總的來說,他幾乎總是在群眾中得到極大支持。當然,他控製著群眾能聽到和學到的信息,他控製著大眾通常能說什麽。

但今年對習近平來說,這種情況以不幸的方式結束了。他的新冠病毒政策被他自己的政府所否定,在自己人民麵前丟了大臉。他們看到了其他領導人無法挑戰的黨的偉大領袖,製定了一係列有嚴重問題的政策,犯了許多錯誤,現在他們已經開始在其他方麵也質疑他了。

與此同時,中國的許多別的問題開始顯現出來,並比過去幾年多得多。幾年來,我一直說共產黨在中國的權力已經到了峰值,他們的資產已經不會再比他們的負債大了,我們在很多方麵都看到了,並將繼續看到這種情況。中國的領導層正麵臨許多逐漸積累的危機,這些危機與水有關,與健康和汙染有關,與經濟有關。看看房地產市場發生了什麽,看看習近平在管製私營行業方麵犯的錯誤,這個行業一直是中國增長的最大來源。我們發現,他疏離中國科技領袖的政策是錯誤的。
而他的外交政策正如日本剛剛表現出來的那樣,日益引起世界的反對。因此,今年對習近平來說是個本該很好但卻變成不太好的年頭。我想他希望2023年會更好。

記者:曆史上中共高層不乏權力鬥爭。文革中都忠於毛澤東的林彪派係和毛的老婆江青集團鬥得你死我活。但習近平有能力建立清一色習氏中央政治局常委,這一點似乎連毛澤東都做不到,這是否說明中共曆史上這種權鬥在習統治下可以避免或減少?

中國的權力鬥爭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有可能加劇

孔傑榮:我認為最近發生的事件,包括我剛才提到的失敗和麻煩,使中國的權力鬥爭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有可能加劇。現在,他(習近平)在黨內權力最大,但這並不意味著這種情況會持續下去,盡管他控製著警察,包括秘密警察和軍隊,以及宣傳機器等。我認為,人民已經證明,他們有辦法越來越多地展示出對他的抵抗。而他處境是,如果他使用鎮壓來逮捕、折磨、懲罰,甚至消滅一個表現出反對他的人,將會引起更多反對。所以我認為他的處境並不快樂、安全,盡管他可能會在位多年。

但我認為,民情在沸騰,事件在醞釀,中國從未靜止不變,中國的時局發展通常像時尚般擺動,每隔幾年就會來回擺動。現在,鍾擺正擺到極權壓製的極端,它自己會產生反作用。而且我認為會有很多人逐漸出來挑戰他,以一種開始很微妙很難察覺、但肯定會讓作為領導者的他非常沒有安全感的方式。

多年來我一直敦促大家看電影《斯大林之死》,因為我認為習近平雖然一直竭力避免重蹈蘇聯崩潰的覆轍,但實際上卻創造了一種斯大林式的局麵:他是唯一的領袖,每個人都知道他是脆弱的,都知道他是要負責任的。我認為他會越來越多地失去支持。當然,沒有人能長生不老。他已經69歲左右了,我不知道,中國人是有遠見的。5
年或 10
年後的情況會如何?我非常樂觀地認為,對習近平領導會產生反作用,就像對毛主席領導產生了反作用一樣,毛甚至無法信任(他的接班人)林彪。

記者:你認為習近平在2023年麵臨的最大挑戰是什麽?他已經有一大堆麻煩了,經濟、疫情、社會不滿。

2023:將看到習近平執政無能導致的極端後果

孔傑榮:我認為最大的問題是如何應對病毒,如何應對人數激增的即將患病的人以及許多如果感染病毒會喪生的老年人。人們將看到許多由於他(習近平)過去幾年未能采取明智行動而導致的這些極端後果。所以這是最緊迫的問題。但我認為領導能力問題在一段時間後看起來會非常混亂。他已經受到了公開羞辱。中國人非常老練,我們可以從他們被允許使用的社交媒體上看出,他們具有強烈批判力並意識到他犯的錯誤。

我認為,還有一個值得關注但未得到充分強調的方麵,即社交媒體上討論很多的違法、違規問題。一方麵,習近平不斷強調他的政府是法製政府——不是法治,它不受法律約束,但它使用法律。後來人們看到它是在利用法律和濫用法律,不遵守現有規定。而且雖然法律界被打壓了,維權律師被打壓了,但事實是很多律師開始用各種方式告訴人們,這個所謂的法治政府其實不是法治政府,在地方和全國範圍內,它往往不顧自己的法律,這讓人們感到他們受的傷害和虐待,並產生了一種權利意識,這會增加有效的公眾反應。

記者:你對2023年台灣的前景如何預測?仍然很危險?

台灣處境總是危險的

孔傑榮:台灣的處境總是危險的。台灣政府、台灣人民、美國和其他西方大國的政策和行動,以及習近平試圖要做什麽事情,都可能使台灣的處境變得更危險或更不危險。有些人非常擔心中國大陸的情況會變得很糟糕,以至於習近平會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有動力試圖通過對台灣采取一些民族主義行動來克服(對他的)反對。
如果他能像他們所說的那樣被視為將台灣與祖國融合在一起,如果這個國家的年輕人麵臨失業和不滿,那麽他就有可能對台灣采取行動,以此團結全國來支持他的政府。所以這是一個問題。另一方麵,對他來說,風險是這將是一場豪賭。很難確定他會采取什麽行動,使用武力攻占還是封鎖台灣。這可能是最終的打擊。中國的情況經常因外交互動而發生變化,而台灣現在就是一個問題。

我們在台灣麵臨的困難是2024年將舉行大選。尚不清楚國民黨誰會出來競選,現在執政的民進黨誰會出來競選。下一任總統是否會像蔡英文一樣穩重、謹慎、受人尊敬?遺憾的是,此時她無法再次競選連任。也不清楚誰會激發台灣人民的信心,誰會激發台灣盟友的信心。他們會在支持台灣的方式上表現出良好的判斷力嗎?

一方麵,我們要小心,我們不必難堪或激怒習近平的北京政府。另一方麵,我們要表現出對台灣政府的強力支持,但不要超越界線,那會讓北京政府感到別無選擇,隻能采取比他們迄今為止對台灣采取的更強硬行動。我們需要明智的政策。我們不想挑起危機,但我們想繼續支持台灣,我們必須讓台灣采取能夠支持自己的政策,台灣現在將會有一年的軍役,而不是荒謬的四個月,這是一個很好的步驟。但台灣有很多事情要做,包括選擇他們購買或自己製造的合適的武器。這是一個不確定的未來,但我認為,如果我們謹慎而明智,並在過去政策的基礎上再接再厲,那麽我們就可以避免台灣危機。

記者:最後一個問題,你對2023年美中關係的走向如何預測?很快美國將有一位共和黨的眾院議長,有專家預測他也會訪問台灣。

美國需要更複雜的對華政策

孔傑榮:美國國內政治一直是美國采取正確的對華政策或總體外交政策的一個困難障礙。我擔心美國國內的情況。現在,共和黨和民主黨為數不多的共識之一就是對中國的敵意。但我們需要比這更複雜的政策。我們不能隻有敵意。正如我之前所說,我們必須努力提高我們的防禦能力,以防與中國發生最糟糕的情況。但我們必須更加努力地改善目前糟糕的(雙邊)關係。有很多我們可以做中國也可以做的事情,而且中國人正在表現出至少溫和地談論其中一些事情的跡象,我希望拜登政府做的不僅僅是呼籲美國公眾對中國的漠視或厭惡。我們必須采取更恰當的積極態度,這意味著我們不能與中國脫鉤,盡管我們必須在各個行業進行戰略調整,這是我們已經開始在做的。因此,一項平衡的政策是必要的,但這需要對美國人民進行一些教育,拜登應該借此機會發表重要講話,闡述與中國建立更好關係的利弊以及存在的挑戰和可能性。

記者:謝謝孔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