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中共首鼠兩端的“穿梭外交”

()林孟编译报道:美国《外交官》网站发表印度班加罗尔“塔克希拉研究所”印度-太平洋项目研究分析員谢蒂(Rakshith Shetty)的文章说,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宣布,中国政府欧亚事务特别代表李辉从3月2日开始,将访问俄罗斯、欧盟总部、波兰、乌克兰、德国和法国,就寻求政治解决乌克兰危机进行第二轮穿梭外交。

李辉2009年至2019年曾担任中国驻俄罗斯大使,他在2023年5月15日至26日进行的中国第一轮穿梭外交期间,与乌克兰、波兰、法国、德国、欧盟布鲁塞尔总部和俄罗斯等主要利益攸关方,就政治解决俄乌冲突进行了讨论。但他的访问没有导致冲突各方之间取得重大进展或达成协议。

尽管中国声称中立,但北京试图弥合与欧洲对俄乌冲突的分歧的努力一直遭到怀疑,一些人认为中国的立场符合俄罗斯的利益。中国驻法国大使卢沙野甚至声称,乌克兰等前苏联国家在国际法上不具“有效地位”,陡然增加人们怀疑北京解决冲突的立场。与乌克兰呼吁和平解决冲突及其向七国集团提出的10点全面“和平方案”相比,北京的和平方案缺乏解决危机核心问题的措施。

中国2023年2月18日公布了和平解决乌克兰和俄罗斯战争的建议。这份12点文件虽然表面上倡导和平,但缺乏解决冲突中关键问题的具体建议,反映北京不愿深入卷入危机。尽管官方支持乌克兰的主权,但中国外交官迎合了莫斯科的说法,将冲突归咎于北约扩张,谴责单边制裁和西方无视俄罗斯的安全关切。这种微妙的平衡使北京能够因美国资源从印太转向欧洲,俄罗斯受到削弱而受益,同时又和各方保持重要的经济关系。

中共外交部长王毅在 2024 年 2 月 17 日慕尼黑安全会议上的讲话,对解决乌克兰战争没有提出结束冲突的具体建议。他强调,乌克兰和俄罗斯进行和谈的条件还不成熟,表明北京不愿积极参与调解努力。王毅在与乌克兰外长库列巴(Dmytro Kuleba)会晤时,听取了有关乌克兰计划召开高级别会议以解决冲突的简报,但北京随后发表的声明只字不提拟议的峰会。这表明北京认为俄乌冲突是内部事务,并将其描述为“兄弟阋墙”。

20240305 17096874216581

李辉(右)会见乌克兰外长库列巴

尽管展开第二轮穿梭外交,但中国对现阶段是否充分参与真正的谈判仍然犹豫不决。慕尼黑安全会议的讨论并未表明中国会向增加参与的方向发展。随着乌克兰战争继续消耗美国的资源,增加俄罗斯对中国的依赖,北京正从不真正调解冲突中受益,拖延时间可能符合中国的利益。

美国前总统川普的一名顾问提出,暂停美国军事援助可能会促使乌克兰参与谈判,而增加援助的承诺可能会促使俄罗斯进行外交讨论。推行这些举措可能会动摇自冷战以来对欧洲安全至关重要的既有防务联盟,同时也会引起亚洲盟国对美国致力于对抗中国在该地区影响力的担忧。北京将从一场旷日持久的冲突中获益,因此,即将到来的第二轮穿梭外交只具有象征意义。

華客|新聞與歷史:中共首鼠兩端的“穿梭外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