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華文化新聞網是為恢復中華文化及推動中華文化發展的非营利组织。
  • 提供新聞時事、時事政治、經濟財經、中華文化
  • 歷史知識、生活百科和健康養生等內容

神傳文化:古人堅守誠信的三則故事

新聞 雅婷 6个月前 (08-02) 126次浏览

神傳文化:古人堅守誠信的三則故事

一、天祐善心

徐少漁是錢塘人,光緒庚寅八月初,他向彞齋借了一百圓銀幣,沒有立借據,只口頭約定一年以後如數償還。第二年八月初,徐少漁病倒了,危在旦夕之際,躺在病榻上的他一直喃喃自語:「還錢的時間快到了,我如果死了怎麼辦啊?」

其妻聽後對他說:「你借的錢沒有借據,沒有履行約定的必要,你就不要愁了。」徐少漁說:「他因為相信我,所以才沒要借據,我怎麼能自己不守信用呢?」於是讓妻子將家中的一柄玉如意和兩件狐裘拿去賣了,共賣了九十銀圓,又從別人那裡借了十圓,最終在約定的日期如數償還給了彞齋。沒過幾天,徐少漁的病痊癒了。

答應別人的事,就應秉持「真」的原則,無論如何都一定要做到,這是為人處世之本,是一種傳統美德。看一看這些不惜身家性命而謹守守信重諾做人準則的古人,真是令人由衷的欽佩,神跡也可能在這些人生活裡出現。

二、季札挂劍

春秋戰國時期的吳國,也就是現在的江蘇一帶,算得上是一片神奇的土地。雖然吳國在當時算是邊疆,卻被上天看中,選為「孫子兵法」的誕生地,吳越爭霸的故事也發生在那裡。

它的特產也和戰爭很有關係,吳越出產精良的兵器,享譽當時的春秋各國。

那時有首古歌謠叫「徐人歌」:「延陵季子兮不忘故,脫千金之劍兮帶丘墓。」唱的是封地在延陵的吳國公子季札,他沒有忘記自己的承諾。

季札是吳國第十九世君王最小的兒子,季這個字有最小的意思。有一天,季札到魯國出訪,中途要經過吳國的附庸國徐國。宗主國的貴公子來了,徐國的國君自然熱情歡迎招待一番。這期間,徐國君王喜歡上了季札的一樣東西──他腰間佩帶的寳劍。

季札的寳劍哪裡吸引了徐君,如今已經無從知道,但是吳國的鑄劍技術,從近年來挖掘出的文物中可以管窺。吳王夫差劍、吳王光劍等等,兩千多年後出土,照樣寒光凜凜。

季札此去魯國還不是一般的出門,是進行國事訪問,寳劍確實不能相贈。按照春秋戰國時代貴族的標準,出門是不能不佩劍的。不然,就會像女子蓬頭垢面出門、出席宴會穿拖鞋一樣不合禮節。

於是季札決定,回國時再將寳劍送給徐君。不過,他只是心下暗許,並沒有說出口。一年之後,季札回到了徐國,卻發現徐君去世了。可是,寳劍還是要送給徐君的。後來他將寳劍掛在徐君墓前的樹上,自己離去了。

季札說:「上次我經過徐國的時候,從徐君的神情上知道他很喜歡這把劍。但我還要出使,不便把劍獻給他。雖然這樣,但我在內心裏已經將劍贈予徐君了,不能因為他的亡故就違背原先的承諾。」

古人知道,亡故的只是人的軀體,真正的徐君,在季札真念一動之際,已經收到了這把守信之劍。

所謂「人心生一念,天地盡皆知」。天地都知道了,天地中的徐君當然也能知道。

三、恪守貞義 三十年如一日

程允元,字孝思,他家世代都是淮南地區的望族。父親程勛著,販賣咸豆莢往來於淮揚間,可生意日漸沒落,於是放棄了這個行當,遊學於京師北平。

北平平谷縣有個人叫劉登庸,當時要進京候選部曹的官職,碰巧與程勛著邂逅於旅店裡。二人相談甚歡,聊起家中兒女,於是雙方締結為兒女親家,定下婚姻之約。當時劉女和程子還只是稚齡年紀而已。

後來劉登庸任職河東蒲州太守,六十多歲仍無兒子,衙署中唯有老妻與弱女、奴婢數人而已。不久劉妻過世,太守倍感淒涼唏噓,也得了病。臨終前告訴女兒:「淮南的程允元,是你的夫婿。是經過我們兩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定下的,你應謹記不忘。」他死後,劉女扶柩歸葬返家。

程勛著自劉登庸就任後,不幾年也故去了。程允元喪服期滿,正打算到山西,聽說岳父病故,就直奔平谷縣而來,查訪其鄉里鄰居,說:「劉女葬親之後,不知去哪兒了。留下幾間老屋,至今門戶緊閉。」

程子想,自己一身寒酸落魄,走了數千里路,手上的錢也快用盡了,這該如何是好。正為難之際,適逢一俠客慷慨解囊,贈以路貲裝備,這才得以輾轉南歸。

而劉登庸也因為居官清廉耿介,死後囊中毫無剩餘,劉女只好以代人縫紉,依靠做針線度日。鄰里中的熟人,大多認為她賢淑溫婉,因此求婚者摩肩接踵、絡繹不絕。劉女每每以實相告,說自己早就有未婚夫了,而那些人根本不信。

劉女有個姑母,在津門「接引庵」出家為尼,劉女為了躲避說媒,只好偷偷潛往庵中依靠姑母。老尼勸她也剃度算了。劉女說:「身體髮膚,受之父母,豈敢毀傷?而且父親於彌留之際,還諄諄告知與程生有婚姻之約,侄女咋敢違背呢?所以我出於不得已,只能匿跡銷聲投奔您而來,以杜絕鄉鄰悠悠之口。至於因為削髮、剃度而改變原本的容貌,那侄女是絕不敢聽命的啦。」

於是劉女從此深藏於密室,雖是三尺孩童也不得見。每日朝夕只是仰天默默祝禱,期望能見程生一面,就死而無憾。

而程孝思歸家以後,每日生計益發困頓。也有人勸他另行匹配,得個幫手共同奮鬥,孝思神情鬱悶、愀然不樂的回答:「劉女生死存亡尚未可知,倘若死了,則這事兒就完結了;如果她還活著,一直為我守著貞潔、待字閨中,而我就這樣在不明真相之下,對她棄於不顧,絕對是不應該的。」

就這樣程孝思一人獨處幾乎達三十年,年近五十了,粗茶淡飯仍然不能自足。後來,在漕運的船隻上,謀得授課一職,隨著跑船南北往來,年年習以為常。

乾隆丁酉年四月,舟船停靠於津門,孝思與船上的旗丁登岸到茶肆喝茶。恰巧有人在談論劉女之事,他仔細聽著,終於知道了劉女的消息,馬上到「接引庵」求見。

老尼為他陳述始末,之後老尼又把程子的情況轉述給劉女聽,劉女卻說:「桃與梅生長的果實,所貴之處,在於及時採摘。以我這把衰老的年紀,仍答應與他締結花燭、完成婚配,聽聞此事者,肯定哂笑、齒冷,以怪異視之;我在此敬謝程君一番誠意,該怪我倆三生緣份淺薄,我還有啥話可說呢?」程子誠心邀之再三,可她始終仍是不答允。

程孝思無奈,就去到縣衙,長吁短嘆的告訴了當地的縣令金之忠。金縣令是個全心為民的良吏,聽畢即刻直奔庵中,反覆勸導、曉諭,並責以大義。第二天,終於把劉女接進衙署,與程孝思成婚,結為連理。

一個是曠夫,謹守道義,從無狹斜不當之遊;一個是處子,懷著貞潔,不作失去時機之怨恨。雖然兩人年齡都五十有七,卻齒未動搖,發未蒼白,不知道的人,都以為他倆只是四十多歲而已。

自古至今貞義之人不少,可從來沒有像程、劉二人,在相隔數千里之外,素未謀面,又音訊不通,生死不知的情況下,彼此卻各自矢志貞潔、守義,積三十多年仍如一日這樣的表現。

最終上天庇佑善人,在顛沛流離、連年困苦、百折不撓之後,為之成就「天作之合」。

後來金之忠縣令不但成全他倆的美事,更為他們申請旌揚與褒獎;又考慮這對義夫貞婦無盤纏歸家,無以養家活口,首先捐出微薄的官俸,並倡議幾位往日曾從事販賣咸豆莢的商人及紳士共襄盛舉。一時,傾力相助者甚多,不管金銀或物資,紛紛慷慨解囊,如此一來,夫婦倆得以買舟南返,構筑屋室,安置家產,樸素儉約的持家過日子。

有從淮南回來的商客談起,說孝思回家後,一連生了兩個兒子。劉女快六十歲了還能懷孕,這又是前所未有。難道不是慈悲的上蒼,為了獎賞他倆的善良,想方設法為其曲意週旋、扭轉、保護,不使他們有一絲一毫的缺陷,並以此事來勸醒世人該信守然諾嗎?

朋友,聽過這個故事之後,您也許並不讚同這兩位主人翁用半生來信守承諾的做法,會認為他們太傻。可是中國的古人重視的是誠信,是一諾千金,是真誠的為對方為別人著想。雖然經過了苦難,但這樣最終得到的幸福那一定是長長久久的,是會得到神明的保護和世人的讚賞的。而之前的辛苦付出也就獲得了最佳補償。

今天的中國人真的是無法理解和想像這樣的行為,在一個無神論充斥的國度裡,人們更看重的是及時行樂和所謂當下的幸福。而追求一時的快樂,甚至感官的刺激,往往留下的卻是長久的內心的空虛,還有生活中各種各樣無時不在的痛苦與不幸:身體上的病痛,經濟上的匱乏,人際關係的苦惱,精神上的痛苦,慾望的無法滿足。也許人們並未想到,這正是違背了神給人規範的仁、義、禮、智、信的行為準則,才會帶來了各種苦難。反過來再看程劉二人,堅守諾言,換得的卻是下半生的幸福快樂,不是很讓人稱羨不已嗎?

 

來源:明慧廣播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神傳文化:古人堅守誠信的三則故事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