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丹麥首相提出罕見計劃 要求全民"加班"一天攢軍費

減少公共假期的背後,是丹麥近期政治格局的巨變和各方謀求“穩盤”的努力。

▲丹麥首相弗雷澤裏克森資料圖。圖/新華社
  當地時間12月14日,剛剛重新組閣、繼續出任丹麥首相的弗雷澤裏克森,宣布了一個罕見的計劃:政府將在2024年取消一天的公共假期,為增加國防預算籌措資金。

  弗雷澤裏克森表示,丹麥公民後年將不得不多工作一天,因為複活節後第四個星期五的“大祈禱日”將不再是公共假期。

  據報道,新的丹麥聯合政府同意提前3年,也即2030年實現北約“防務開支不低於GDP年總值2%”的目標。

  而丹麥目前財政吃緊,因此內閣計劃推動取消一天公共假期,以期“提高生產力和經濟活動”。這位女首相強調,鑒於“歐洲正在發生戰爭,丹麥需要加強防禦……這就需要我們每個人都作出更多貢獻”。

  然而,這種讓國民集體“加班”一天攢錢搞軍備的做法,第一時間便招致各方不滿。

▲曾任北約秘書長的拉斯穆森,不僅是丹麥前首相,如今在丹麥新內閣中也舉足輕重。圖/新華社▲曾任北約秘書長的拉斯穆森,不僅是丹麥前首相,如今在丹麥新內閣中也舉足輕重。圖/新華社

  “國難”當頭應奮勉?

  丹麥是歐洲公共假期最多的國家之一,目前全年共有11個法定公共假日,包括元旦、濯足節、耶穌受難日等。據消息人士稱,最可能被砍掉的,將是每年複活節後的“大祈禱日”。

  這個有些拗口的公共假日,早在1686年便已設立,最初是一個帶有濃厚宗教傳統色彩的紀念日,如今已成為一個世俗性的公共休閑日。

  支持“砍掉”這一天休假的人士認為,“大祈禱日”和其他公共假期離得太近,又缺乏足夠的權威性和知名度,即便砍掉也不會引起社會過多不滿。

  然而,不滿幾乎第一時間便已爆出,神職人員不出意外地一馬當先。

  丹麥神職人員協會主席巴格就表示,“大祈禱日”絕非一個無關痛癢的節假日,而是對虔誠國民至關重要的一天,“取消這一天為公共假期將令許多人難過”。

  巴格還指出,不論這一天是否是公共假期,傳統的宗教儀式都將照常舉行,如此一來,“既照常舉行儀式卻又不放假,將會成為一場得不償失的噩夢”。

  小商小販們也紛紛表示不滿,認為此舉無助於政府“攢錢”,卻會令他們“破財”。有麵包師就對媒體表示,公共假期是他們這些食品小商販一年中收入最多的窗口,“砍掉”一天公共假日,自己至少會損失2萬到3萬丹麥克朗,“這可不是可以拍腦袋亂來的事”。

  正所謂,內閣呼籲國民“國難當頭應奮勉”,而許多丹麥國民卻並不買賬——在他們看來,減少一天公共假日才真的會是一場“國難”。

▲丹麥哥本哈根街景。當地時間2022年2月1日起,丹麥成為第一個取消全部新冠疫情防控限製措施的歐盟國家。圖/新華社▲丹麥哥本哈根街景。當地時間2022年2月1日起,丹麥成為第一個取消全部新冠疫情防控限製措施的歐盟國家。圖/新華社

  其實是個大幌子

  實際上,減少公共假期隻是個幌子,其背後是丹麥近期政治格局的巨變,和各方謀求“穩盤”的努力。

  2019年6月,丹麥在議會選舉後形成了由“紅營”即左翼聯盟組成的多黨聯合政府。“紅營”在全部179個議席中占據91席,其中首相弗雷澤裏克森所屬社會民主黨以48席位列議會第一大黨,激進左翼的丹麥社會自由黨以16席位列“紅營”次席。

  丹麥是一院製,議會共有179個議席,其中格陵蘭、法羅群島兩個高度自治地方共4席,傳統上不參與丹麥本土政治,因此實際上隻需擁有88個議席就可確保內閣穩定。

  但主張激進環保的社會自由黨對聯合政府的“保守”風格越來越不滿,遂於2022年7月2日借“水貂事件”發難,指責內閣在撲殺疑似新冠“傳人”水貂後掩埋不當,迫使聯合政府解體,不得不於11月1日提前舉行大選。

  選舉結果出現了戲劇性場麵:社會民主黨獲得近年來最好的成績——50席,繼續占據議會第一大黨地位,但“紅營”在經過震蕩後僅有87席,距離88席的組閣底線還差1席。

  原屬自由黨、如今領導新政黨“溫和黨”的前首相拉斯穆森,因其擁有16席,成為舉足輕重的“造王者”,也即自身席位和支持率都不高,但支持哪個大勢力就足以讓後者組閣。

  由於此次亂局始作俑者社會自由黨在選舉中慘敗,但僅靠左翼組閣形勢依然叵測,而一味乞求溫和黨就範,又容易令拉斯穆森奇貨可居,給未來內閣運行平添掣肘。思前想後的弗雷澤裏克森,選擇了大膽的“大聯合政府”方案。

  12月14日宣布的23人內閣名單中,除了首相留任,包括財政部部長在內的多位社會民主黨及左翼部長也得以留任,但社會自由黨主席延森和溫和黨主席、前首相拉斯穆森,卻分別出任舉足輕重的副首相兼國防部部長和外交部部長,甚至還出現了一位非當選議員部長。

▲當地時間2021年6月23日晚,人們在丹麥哥本哈根新港觀看慶祝仲夏節的篝火晚會。圖/新華社▲當地時間2021年6月23日晚,人們在丹麥哥本哈根新港觀看慶祝仲夏節的篝火晚會。圖/新華社

  麵對居高不下的能源價格和40年來最嚴重通脹壓力,弗雷澤裏克森需要社會自由黨和溫和黨這些右翼合作者的合作,也想以此解除針對“水貂門”的司法調查。為此,她不得不作出迎合右翼的醒目讓步。

  社會自由黨一貫主張減少福利和假期,而拉斯穆森長期擔任北約秘書長,是丹麥政壇罕見的“鷹派”。以積極響應北約“增強防務”的由頭,削減被公認為“大福利”的公共假期,顯然是一個惠而不費、一箭雙雕的妙計。

  “水貂事件”發作前被稱為“戰後丹麥最有權勢首相”的弗雷澤裏克森,可謂煞費一番苦心。而且,在世俗右翼看來,減少公共假期可刺激更多經濟活動,且減少加班費,是否真能“為防務做貢獻”,其實無關緊要。

  然而,這番煞費苦心的安排真能如願以償嗎?如前所述,右翼和工商界,就並非都滿意這項措施。畢竟,右翼中也有“虔誠派”,工商界中也不乏仰賴“節假日營銷”過日子的小商小販。

  而原本就因“水貂事件”四分五裂的左翼,則可能因為這一充滿右翼色彩的措施,更加對社會民主黨和首相不滿,並轉而遷怒於如減稅等更重要的施政綱領之上。

  更為關鍵的是,弗雷澤裏克森這種意在彌縫的左右逢源,是否真能換來政壇的長期穩定?丹麥是北歐最缺乏“大聯合政府”傳統的國家,上一次出現這種意在“共渡時艱”的“大聯合政府”,還是45年前的事情了,而且,僅勉強維持了短短14個月就土崩瓦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