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接吻不戀愛 親親不交心!中國年輕人興起找“嘴友”

“嘴友”一詞近期在社交平台走紅,有網友嚐試招“嘴友”,引起爭議。在高校的校園牆,也出現學生招“嘴友”信息。

世界之大,無奇不“友”。據媒體報道,近來,“嘴友”一詞在社交平台悄然走紅,有網友嚐試招“嘴友”,引起爭議。所謂“嘴友”,指雙方約定僅接吻但不建立戀愛關係,這意味著雙方除了相約接吻,不得幹涉、介入彼此生活,而且任何一方隨時可中止這種關係。

早在2008年,豆瓣便有人成立了名為“當我需要的隻是一個吻”小組,為隻希望“接吻”而不涉及其他關係的人提供討論場所,由此延伸出“吻友”。原以為隻是跟風玩梗,為賦新詞博眼球的噱頭,沒想到真有人參與其中。在高校的校園牆,就有一些“嘴友帖”在“招搖”。

校園牆上發布的招“嘴友”信息

也許有人會說,男未婚女未嫁,交個“嘴友”怎麽了?無處排遣的個體孤獨,讓人渴求現實的互動。人是社會性動物,每個人心靈深處,都有情感饑渴的需求。

然而,與“從前的日色變得慢,車、馬、郵件都慢,一生隻夠愛一個人”的穩定相比,現代社會唯一能夠確定的,就是無處不在的不確定性。建立和維護一段良性親密關係,需要時間和精力的大量付出;與日俱增的職場壓力,以及上下級同事關係的處理,讓部分年輕人感覺被掏空。於是,愛情捷徑與低成本“滿足”進入年輕人視野:與其找戀愛的麻煩,不如維持單身的快樂;與其費盡心力追求“可遇不可求”的愛情,不如用“嘴友”當平替,用刺激多巴胺分泌的唾液交換,換一時廉價的爽感。

“我把對方當作物品,也不介意對方把我當作物品,我們就是一個遊戲中的物品交換,不會有更多感情價值的交換。”這句話出自一位女性“嘴友”之口。將“走腎不走心”奉為圭臬,信奉“讓生理的歸生理,讓感情的歸感情”,看似理性可觀,實則淺薄幼稚,不僅嚴重欠缺社會閱曆,更是自我矮化和貶損的表現。

從科學的角度看,為填滿空虛寂寞冷,拿“嘴友”當減壓神器,隨意與陌生人交換口水,極有可能遭遇健康危機。一次親吻,雙方交換8000萬口腔細菌。不隻是幽門螺旋杆菌,流感、肺結核和梅毒都可能借機找上門。

再者,“嘴友”看似是一種雙方自願的契約關係,且有可遵循的“遊戲規則”,但也存在著諸多可以預見的風險。有人隻想“發乎情止乎禮”,但專門欺騙女性情感的“慣犯”卻利用“嘴友”名義下套設局。一旦參與者被騷擾、被詐騙,甚至遭受侵害,掉進“殺豬盤”陷阱,自我保護將變得異常艱難。

有數據顯示,2018年我國的單身成年人口高達2.4億人,其中有超過7700萬成年人是獨居狀態。比“嘴友”現象更值得關注的,其實是人們日益增長的孤獨感如何排解。走進陌生人叢林,找到屬於自己的樹洞並不容易,承認欲望和需求也不可恥。不過,年輕人也應該明白,沒有感情的“嘴友”,就像刺激神經的毒品,終究有害無益。

最後,還想提醒一句,愛情沒有捷徑,隻有真心才能換真心。別讓簡單的消遣,一步步拉低個人的底線,甚至失去對親密關係應有的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