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博士生收到父親寄的6斤布洛芬,回應了!

近日,來自華南師範大學的博士生巴同學,在網上發布了“我爸給我郵寄了6斤布洛芬”的視頻,引發廣泛熱議。12月19日,巴同學告訴南都記者,父親是藥品供貨商,之前進貨了200盒布洛芬沒賣出去。自己便登記了同學的需求,讓他寄38盒過來,一共6斤。隨後得知有朋友鄰居缺藥,又將剩餘的100多盒全送出去了,自己隻留了半盒。

12月初,想要買藥的巴同學想到父親是藥品供貨商,便拜托父親郵寄藥品過來廣州。因父親在哈爾濱,郵寄到廣州的運費較高,巴同學便在學校博士生群中詢問是否有人需要布洛芬,可以一起平攤運費。群上同學紛紛響應,巴同學便依次登記所需盒數,共計38盒,快遞於12月13日寄出。

12月15日,他收到了父親的快遞,“收到時很震驚,沒想到他一盒不漏全寄來了”。巴同學說,後來打電話詢問才知道,父親在12月初進貨了200盒布洛芬,因為當時沒有賣出去,便一直放在倉庫中。

收到快遞後,巴同學在微信朋友圈發布了相關信息,因為當時布洛芬十分緊俏,很多朋友看到視頻後紛紛詢問是否還有剩餘。隨後,巴同學又再次登記了朋友們的信息,“我按照家中有老人小孩者優先,一人隻發一盒的原則免費送給了朋友們”。在與父親溝通後,巴同學的父親依次將藥品發往全國各地,“那幾天又郵寄了四五十盒”。同時,父親也在老家周圍詢問是否有老人需要布洛芬,並將剩餘的藥品全部送給了經濟條件較為困難的老人。巴同學表示,“家裏現在也沒有布洛芬了,父親也進不了新貨。”

南都記者了解到,12月19日是巴同學感染新冠病毒的第二天,之前他因學妹呈陽性症狀,便送給了她半盒布洛芬,自己隻留了半盒。如今,他的藥已經吃完了,“多喝點熱水,多注意身體,我相信總能好的”。

麵對網友斷章取義質疑其囤藥,巴同學略感委屈但也無奈:“本身我就沒有囤藥,反而將藥送給了很多有需要的人,不想發視頻解釋這個事情了,清者自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