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7. 胡錫進:當疫情信息有點亂的時候 多看周圍熟人圈的情況

北京的感染峰值肯定已經邁過去了。北京是被感染海嘯沖得最猛的城市之一,它能挺過去,我相信全國其他大城市有了更多準備,不應該情況更糟。世界各地首當其衝的重災區通常是一線城市。

但現在從國家到輿論場都在關注農村地區和小城鎮,這非常對。一定要把感染潮衝到那些地方時所需的藥品準備好。

如果藥店買不到葯,基層政府必須能夠給感染的家庭配送藥品,隨著時間的推進,這點理應做到。如果到元旦前後,仍有基層百姓病了就是吃不到葯,乾熬著,那就是當地政府不可原諒的失職。如果有孤寡老人在家發熱沒人管,也是不可原諒的人道主義漏洞。中國各地防控期間,能夠做到近乎嚴絲合縫,現在把那些力量變成人道主義關懷,幫助最困難的家庭,解決緊急問題,這是必須做而且要做好的,人民的這份期待應該得到應驗。
面對農村醫療救治問題,國家衛健委回應稱要提前布局,一方面讓葯能夠發下去,另外一方面要讓農村的重症患者,特別是老年重症患者及時轉上來。
戰勝掃過全國的感染潮,這是一份空前的挑戰。然而曙光就在前頭,這次感染潮再厲害,它不是原始毒株和德爾塔。

在北京市,從醫護人員到快遞小哥們,都是前赴後繼,這些一線行業減員最嚴重的時候都已經過去了。某境外城市2020年時有一些醫護人員拒絕看護新冠病人,並為此辭去醫護工作,整個內地這波疫情海嘯中都沒聽說這樣的事,三年來也沒有聽說。義大利疫情第一年遭猛烈衝擊時,一位醫生說他面對一個年輕病人和一位年邁病人,只能很痛苦的把呼吸機留給年輕人用,因為他只能救更有希望活下來的人。這樣對老人的無奈而主動的拋棄在中國決不會發生,這一波的疫情中,幾乎不會有年輕人與老人爭搶ICU資源。美國疫情第一年發生過母親死在家中,家裡的幼子無人照顧、外人又無人知曉的悲劇,中國各地的居委會、村委會請堅決避免那樣的慘景。

中國輿論場上現在表達樂觀的似乎都很小心,越放大悲劇和悲傷好像越正確,

但我要告訴大家,這場病雖然比我們想象的還是厲害了些,一些專家說的90%無癥狀顯然沒有應驗,但它的確不是與前年、去年相同的病了,甚至與上一個冬天也已經不同。台灣省的人口大約相當於福建省的一半,台灣省今年放開得早,今年初到現在一共死了約14000人,大家等著看福建吧,我相信新冠在那裡奪取的生命絕不會是台灣省的兩倍,而會少很多很多。福建省請加油。
12月17日的《財經》年會上,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學首席專家吳尊友發言所引用的台灣省新冠疫情數據。
北京市的疫情已進入深度對抗時期,死亡數字變得挺敏感,這本不應該。老百姓了解真實信息,對穩定人心的正面作用肯定大於負面作用。

另外對老百姓來說,也請注意一點:你聽到的死亡是周圍發生的還是從網上聽說的。老胡一位朋友在塞爾維亞,她和丈夫的親戚、朋友、鄰居的熟人圈中在疫情頭兩年共有5人死亡,塞爾維亞就是歐洲疫情流行的普通國家。如果說北京市或者某個省市死亡率到歐美的水平,我們將會不幸地在自己熟人圈中直接看到死亡。所以互聯網上此時的案例很多應該是真的,但它們與我們之間的距離會經常被網路的特有功能混淆。

這幾天老胡注意到,微信上前段時間宣揚「新冠比感冒還輕」,痛斥各地封控的人,這幾天又成了最積極宣揚悲傷、斥責政府「不顧人民生死」的活躍喇叭。他們轉發的表現慘狀視頻和小作文最多。我想說的是,我們的確面臨感染潮衝擊的困難,的確有人不幸死亡,我們也的確有權利要求政府把疏解擠兌的工作做得更好。但我反對那些人渲染的悲觀,它不是這場洪流的真實性質。現在是需要我們大家鼓足信心、共渡時艱的時候。

這個病的感染速度出乎意料,但它對絕大多數人來說不致命的性質已經非常篤定。所以我們用不著驚慌,當前的困難我們能度得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