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華夏客視恢復中華文化及推動中華文化發展為己任。
  • 提供新聞時事、時事政治、經濟財經、中華文化
  • 歷史知識、生活百科和健康養生等內容

伊利的“奶粉建議”剛被罵完,聯想又說買電腦需要…

新聞 天君 3天前 6次浏览

  01

喝不喝牛奶,這個簡單的事情可能沒那麽簡單了。

本屆全國兩會上,全國人大代表李翠枝建議,將 一生飲奶計劃 寫入國務院文件、納入 國家重要戰略
,以提高全民健康水平。另外一條,或者直接從跨境電商商品清單中剔除嬰幼兒配方奶粉。

與張文宏醫生建議的孩子早餐 隻能吃雞蛋牛奶,不許喝粥 所引發的輿論分化不同,上述人大代表的建議很快引發網友幾乎一邊倒的質疑。

問題出在哪裏?首先是立場問題。李翠枝的另一身份是伊利集團質量檢測控製中心主任,這樣網友質疑其在議案中 夾帶私貨
。其次是高度問題,作為日用品的牛奶也要上升到國家戰略,國家戰略名單會不會過於擁擠?

讓我們先來看,李翠枝代表的建議依據主要是什麽?她在議案中提到,雖然我國衛健委已經建議民眾要 盡量保證每天 300 克的奶及奶製品的攝入
,但推廣執行的力度還不夠。對比其它國家經驗,我國飲奶推廣存在幾個問題:比如沒有納入國家係統工程,無法實現全民飲奶的普及;飲奶不同地區、不同人群不均衡;我國乳製品企業還需國家給予有力扶持。

伊利的“奶粉建議”剛被罵完,聯想又說買電腦需要... 圖 / 視覺中國

為此,她建議將 一生飲奶計劃
納入國家重要戰略,國家層麵鼓勵支持國內乳製品企業,對乳製品加工產品實行全麵稅收減免政策,鑒於跨境電商渠道的配方奶粉增值稅,與國內奶粉及一般貿易進口征稅不同,建議采取同一稅率征收,或者將配方奶粉從跨境電商清單中剔除。

一石激起千層浪。 喝不喝奶,喝什麽奶,喝什麽品牌的奶,沒必要上升到國家戰略。我們這點選擇權還是可以有的。
一位網友對此建議頗有情緒。

行業觀察人士靳田澤則認為,牛奶固然營養不錯,且廉價易得,但並非完全不可取代。其實合理膳食比強製飲奶重要,
鼓吹牛奶有超越一般食物價值的說法,不能接受。

其實,國內推廣喝牛奶早有先例。早在 1988 年,《中國居民膳食指南》中就首次提出了 300 克飲奶建議;2000
年,農業部、教育部等七部委局聯合啟動了 學生飲用奶計劃 。2018 年 6
月,國務院發布了《國務院辦公廳關於推進奶業振興保障乳品質量安全的意見國辦發〔2018〕43
號》,再次提到要大力推廣國家學生飲用奶計劃,且擴大覆蓋範圍,培育國民食用乳製品的習慣。

從數字來看,國人在牛奶方麵的消費增加十分明顯。從 1978 年到 2016 年,中國奶類的產量從 97.1 萬噸增長至 3712
萬噸。其中,牛奶產量從 88.3 萬噸增長至 3602 萬噸。固體乳製品(主要包括奶粉、煉乳、奶油、幹酪及幹酪素)產量 4.65
萬噸增長至 256 萬噸。1978 年,中國收奶量最大的企業一年收奶 2 萬噸,而目前我國最大的乳企收購牛奶可達到 400
多萬噸。

僅以學生飲用奶計劃為例,該計劃 2000 年啟動之初,在校日均供應量為 50 萬份,截至 2018
學年春季學期,全國學生飲用奶日均供應量 1845 萬份。

雖然牛奶的價值已經被越來越多的民眾認同,但在媒體上呈現出來的李翠枝代表的建議,還是招致網友的質疑。有較真者認為,國家層麵隻是鼓勵,且每天
300g 是指牛奶及奶製品, 我可以喝牛奶,也可以喝酸奶,吃奶酪,如果將 300g 統一為牛奶,這是偷換概念。
也有人認為不該一刀切,順勢反問 乳糖不耐受怎麽辦?

其實,李翠枝的建議中也考慮到了國人體質,部分人乳糖不耐受、無法飲用牛奶,
對於乳糖不耐人群,應鼓勵乳製品企業生產無乳糖牛奶,例如能將牛奶中 90% 以上的乳糖分解的舒化奶,讓想喝奶的中國人都能喝上奶。
這一提議也被質疑又悄悄將 帶貨 了自家的舒化奶產品。

對此,截至發稿,李翠枝所在的伊利集團尚未回複 AI 財經社的采訪訴求。

事實上想要實現全民喝奶並不容易。乳業專家宋亮分析,在國內,喝牛奶在一二線市場和部分三四線市場,喝奶的習慣比大家想象的要高,在三四線市場和廣大的農村地區消費差距還比較明顯,現在普及喝牛奶的教育是保證能夠喝到奶,至於飲奶數量不可能與歐美相比,
現在國內消費者每人每年平均飲奶大約在 20 公斤,這已經非常好了 。

伊利的“奶粉建議”剛被罵完,聯想又說買電腦需要... 圖 / 視覺中國

宋亮認為,輿論對該建議反映較為激烈的原因可以歸結為三點:一是對於國產奶的安全問題仍有所顧忌;二是目前國內牛奶的價格相對較高,還存在部分人群喝不起的可能;三是現在市場上的含乳飲料也被當做了奶,這讓很多人對牛奶存在認知誤區。

至於跨境電商平台的洋奶粉,李翠枝代表的注意力是稅率帶來的不公平競爭。在跨境電商產品中,母嬰類排名第一,而嬰幼兒配方乳粉又是其中炙手可熱的暢銷品。
洋奶粉 被熱捧,除了消費者更信賴國外品牌質量的心理因素,還有價格驅動。在跨境電商平台,一罐國外品牌奶粉稅後通常在 200
元左右,而國產品牌近些年迷戀高端化,有的配方奶粉一罐達 400 元。即使有同等價位產品,很多消費者往往更傾向於購買國外品牌。

不過從安全角度,業內人士並不建議購買跨境渠道的奶粉,認為其在風險把控能力上要低於國產及國外品牌的國行奶粉。一是前者隻是入關檢疫,但不檢驗配方,對產品質量消費者自負責任。而一旦出現質量問題,國外召回信息是很難觸達到國內消費者。

隻是消費者會根據自我認知作出選擇。貿然建議將配方奶粉從跨境平台剔除進而讓國內奶粉更有競爭優勢,怕是異想天開了。

02

全國人大代表、聯想集團董事長兼 CEO 楊元慶的 戰略級 建議也引起了廣泛討論,甚至是爭議。

在他提交的六份建議裏,主要圍繞建設新一代互聯網醫療健康平台、推動新基建和智慧經濟建設、加強教育信息化基礎設施建設、助力脫貧攻堅等。

但其中一項建議卻引來吐槽。在題為《關於促進個人電腦消費升級,充分發揮生產力和創新工具作用的建議》中,楊元慶建議將
個人電腦作為戰略必需品,出台相應的促消費政策,縮減數字鴻溝 。

在他的具體建議裏,包括采取個人電腦補貼政策,尤其是向欠發達地區和城市低收入群體傾斜。補貼資金由各級財政統籌安排和企業讓利共同承擔的方式。楊元慶也特別提到,建議廣東等省市開始推廣的家電下鄉補貼政策進一步擴大範圍。

楊元慶的建議很容易讓人聯想到 2008 年出台的家電下鄉政策,當時為了拉動消費,提振內需,國家層麵對農民購買彩電、冰箱和洗衣機等給予
13% 的財政補貼,而家電企業也迎來了長達數年的黃金發展期。將個人電腦納入戰略必需品,能否帶來一個類似於家電下鄉的 PC 下鄉
政策?

伊利的“奶粉建議”剛被罵完,聯想又說買電腦需要... 在人們的印象中,PC 已是夕陽產業,長期也處於增長停滯的狀態,雖然無論是辦公還是在家庭生活中,PC
的作用依然非常明顯,手機還無法完全取代 PC。

新冠疫情蔓延更是帶動了一波 PC 回暖。因為學校都采用網課的方式給學生上課,這也催生了平板電腦、PC
和手機的龐大需求。福建、山西的手機經銷商曾對 AI 財經社透露,今年 2
月份開始,平板和筆記本電腦處於缺貨狀態,這些設備的銷量首次與手機相當。

民眾對個人電腦的消費需求依然旺盛,隻不過在手機麵前,被掩蓋了光芒。華為、小米等企業除了重點研發手機外,很早也推出了個人電腦業務,而且在國內有著不錯的份額。

事實上,楊元慶的建議更多是從促進消費的角度出發,緩解普通家庭對購買電腦的壓力。因為電腦本身又是重要的生產工具和創新工具,而不僅僅是電子消耗品。從這個角度來看,這個建議在邏輯上沒有什麽問題。

但日常工作生活中的 戰略必需品 的概念並不常見,之前從未出現過,與其最接近的應該是 戰略儲備物資
的概念。但一般意義上的戰略儲備物資指的是,對關係國計民生的重要物質資料進行儲存,目的是為了應付戰爭和其他意外情況,保障國民經濟正常運行和國防需求。

從這個角度來看,口罩和大米都能算得上戰略物資,但快速迭代的 PC
顯然沒有儲備價值。當然,楊元慶的提案更多是突出個人電腦的重要性,而不是真的建議國家把電腦買回去放到庫房。

伊利的“奶粉建議”剛被罵完,聯想又說買電腦需要... 圖 / 視覺中國

實際上, 做什麽說什麽 說什麽做什麽 ,也是商界兩會代表的常見提案方向。

習慣四處給小米宣傳的雷軍,作為全國人大代表在這次兩會上提了四份建議,其中一份已經開始抬頭 仰望星空
將衛星互聯網作為重點發展的戰略新興產業納入我國 十四五 發展規劃,鼓勵商業航天企業參與航天智能製造產線等基礎設施建設。

另一項建議則與小米所處的行業密切相關。雷軍提出,加快運用智能手機、電視等智能終端建設我國災害預警。當前,我國已能通過 手機 + 物聯網
平台對破壞性地震進行預警。雷軍沒有直接說要加大對手機消費的補貼,但發揮手機在災害預警的作用,無疑也提升了手機在國民生活中的重要性。

或許,相比於個人電腦和手機,當下更應該關注的是 5G、大數據中心、工業互聯網、人工智能等以技術創新為驅動的新基建基礎設施體係。

在新基建的浪潮裏,以 5G 為例,它正在演變成下一代互聯網、工業互聯網,以及下一代工業係統的中樞神經係統。5G
技術處於正在形成的未來技術和工業世界的中心。

而從最近幾年的華為、中興事件,也大體上能看到什麽是業界真正競爭的焦點,也能知道什麽才是真的國家戰略必需品。
 

華夏新聞|時事與歷史:伊利的“奶粉建議”剛被罵完,聯想又說買電腦需要…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伊利的“奶粉建議”剛被罵完,聯想又說買電腦需要…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