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習近平麵臨曆史性抉擇——俄烏戰爭與中國危機

  • 時政

習近平麵臨曆史性抉擇——俄烏戰爭與中國危機(中)

上篇評論的核心結論,就是普京侵烏戰爭的戰略失敗,讓習近平失去了打台灣的曆史性機會,但也給習近平創造了有積極意義的曆史性機會,這是習近平的傻人之福。但習近平會這麽看嗎?台灣國策研究院的執行長郭玉善認為,習近平不僅不這麽看,反而把俄烏戰爭視為他的一個新的“戰略機遇”,一方麵,習近平利用普京的失敗對俄國反客為主,另一方麵積極離間歐美關係,加緊拉攏和控製專製國家,更自覺地扮演反美、反民主的“全球霸主”角色。

我同意郭玉善先生的看法,尤其是在俄烏戰爭出現了持久化趨勢的情況下,普京雖然輸定了,卻有可能在習近平的支持下穩住權位,而習近平也不可能選擇在此時拋棄普京,因為這樣做無異於政治自殺。問題是,習近平為了支持普京、為了保住權位,與美國對抗能走多遠呢?他不怕這種虛張聲勢導致擦槍走火,甚至導致一場熱核大戰嗎?他真的相信自己還有武統台灣的機會嗎?他還堅持“東升西降”的妄想嗎?或者是,習近平已經下定決心像普京那樣,不惜與美國同歸於盡嗎?

我對習近平的理解是,他的所有作為都隻有一個目標,那就是不惜代價延長他留在最高權位的時間,也就是說,他不會做華國鋒,不會做赫魯曉夫,更不會做戈爾巴喬夫。為此,他應做盡做,當然很多是壞事,但我認為也不能排除他也想做好事。與毛澤東相比,他不會為了經濟大躍進事前就準備死幾千萬人,但為了保住權位,習也不會在乎結果會死幾億人。他本無毛澤東那樣的帝王野心和能力,但他意外得到這個權位,絕不放棄,因為他相信,放棄不僅是自取其辱,而且是自尋短見。你可以說習近平是一個極其自私的人而輕蔑他,但曆史把這樣的人放在這個位置,主要不是他的錯。

對關心天下大勢的人來說,真正的問題是,他這樣的人被放在這個位置,麵對當前的形勢,對中國和世界的未來,意味著甚麽樣的風險?會不會也意味著某種機會?如果普京完全得手,三天拿下烏克蘭,習近平打台灣的可能性會非常之大。現在普京慘敗,但還沒有被趕下台,習近平會做甚麽樣的選擇?

對中國和世界最有利的,當然就是習近平借著這個機會改弦更張,不僅給中國一個自救的機會,也可能讓整個世界避免一場浩劫。如果習近平做這個選擇,他確有可能遭遇很大的個人風險,但我相信,他也確有機會“萬古流芳”,成就他超越父親的“英雄夢”。即便他失敗了,他的曆史地位也將是正麵大於負麵。

不過,包括習近平自己在內,很多人都不認為他會做這樣的選擇,有些人認定他的品性決定了他不會這樣選擇,更多人則認為,根本不存在這樣選擇的客觀條件。還有一種邏輯就是,假定習近平可能做出良性的選擇,對正義的一方是不利的。

我的態度是,由於普京侵烏失敗,美國和世界正義的力量,除了準備普京習近平聯手與西方開戰,同時也不要排除另一種可能。也就是說,對最壞可能性做準備,不能代替對最好可能的努力。在這個前提下,假定習近平有可能做出有利和平的抉擇,雖然做出的努力也可能失敗,但在目前的大格局下,會帶來非常積極的結果,下篇將對此做討論。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