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華夏客視恢復中華文化及推動中華文化發展為己任。
  • 提供新聞時事、時事政治、經濟財經、中華文化
  • 歷史知識、生活百科和健康養生等內容

疫情之下,美國富豪們踏上新西蘭末日求生之路

新聞 心怡 3周前 (05-08) 61次浏览

疫情之下,美國富豪們踏上新西蘭末日求生之路
矽穀富豪規劃的新西蘭逃生路線:乘坐灣流550型飛機10小時就可以從舊金山抵達新西蘭圖片來源:彭博新聞社

在全球仍然為新冠疫情焦頭爛額的時候,南半球的一個國家突然宣布“解放”了。

4月28日,新西蘭總理傑辛達·阿登表示,新西蘭的確診個例已達到個位數,新冠病毒已經得到“消除”(Elimination),宣布為期五周的全國封鎖由4級將為3級。

一時間,國際媒體紛紛讚譽新西蘭,稱讚其成為首個“戰勝了新冠病毒”的西方國家。

此次疫情中,新西蘭政府的抗疫舉措確實為西方世界做出了表率。

早在今年2月新西蘭就已經采取行動,嚴防疫情從境外向社區傳播,成功控製了國內的新冠病情。

相比其他國家在2月到3月這段疫情空窗期的毫無警覺,新西蘭的出色操作已經引起了那些有危機意識,或者擁有雙重國籍的富豪們紛紛逃離“震中”,爭先進入南太平洋中的“避難聖地”。

在3月20日宣布非公民入境禁令前,新西蘭皇後鎮機場的私人飛機起落頻次明顯上升了。

機場人員稱這段時間本來是淡季,出現“一天降落5架私人飛機”的行情對機場來說十分罕見。

據報道,這些私人飛機來自夏威夷、珀斯、悉尼。

房產中介明顯感到來奧克蘭、豐盛灣等地區看房子的美國客人增多了,因為他們認為新西蘭“是抵禦這次風險的最佳地點” 。

由於2018年新西蘭頒布法令禁止海外人士購置房產,這些富人轉而尋求豪華出租屋。一些人甚至稱自己樂見新西蘭封鎖邊境,
“這樣我們就可以被困在新西蘭,安全度過疫期了”。

最近流行的地堡成了富人們熱衷的避難方式。

這種被稱為“地下方艙”的地堡,可根據不同客戶的需求建造,其設施應有盡有,小到飲食起居,大到家庭影院、桑拿房,滿足了富人們的需要,即使是世界末日也能盡情享受。

而修建一個這樣集居住、娛樂和安全的地堡,所需的花費從300萬到800萬美元不等。

矽穀的新貴們都喜歡把新西蘭當作末日逃生的最佳目的地。

Paypal的創始人彼得·蒂爾、好萊塢大導演詹姆斯·卡梅隆、對衝基金巨頭朱利安·羅伯遜等富豪,都前瞻性地在新西蘭購置了豪宅。

新西蘭之所以會成為富豪們首選避難所,得益於新西蘭獨特的地理位置。

新西蘭位處世界一隅,西邊是澳大利亞,東部和北部是分布太平洋的袖珍島國,南部是茫茫的大洋洲。

由於遠離國際主要航線與政治敏感地區,自然也與世無爭。加上新西蘭純淨的自然環境舉世聞名,很多人一提起“新西蘭”就會想起藍天白雲、山清水秀,自然吸引了很多人前來度假、定居。

新西蘭穩定的政治經濟形勢也是一大理由。

新西蘭由南北兩島構成,國家較小,政府既能統一步調,又能靈活變通。

新西蘭的經商環境、經濟自由度在全球位居前列,世界銀行發布的全球營商環境報告中,新西蘭多年蟬聯第一,是全球最適宜經商的國家;2019年新西蘭的經濟自由度為84.4,位居全球第三。

經濟的發展帶來了穩定的稅收,使新西蘭政府有能力提供良好的社會福利,國民幸福指數也隨之提高。

這些使全球富人們對新西蘭趨之若鶩,把它當做移民置業目的地、探險樂園、養老退休地等。

在過去20年裏,奧克蘭、激流島和皇後鎮都成了投資熱土,被全球的富豪們開發成了天堂。

任世事紛紛,富人們在這裏對著美景享用美酒,真是愜意不過。

這次疫情中更加顯現出了新西蘭的政治優勢,即政府果斷有執行力,衛生部門信息透明。

截至5月4日,新西蘭全國確診1487人,全國感染率僅為0.02%;死亡20例,感染病死率為1.34%。

從地理分布上看,多數病例集中在各個大城市(奧克蘭、惠靈頓、基督城)和旅遊熱門地(皇後鎮所在的南地大區),主要與人口基數和人口活動有關。

在年齡上,20至29歲的感染者人數最多,有353人;其次是50至59歲年齡層,有244人感染。

而病故的感染者集中是70歲以上的長者,這些病例和4月的幾宗養老院感染事故有關。其他年齡並無死亡病例。

在疫情爆發的短短幾個月裏,新西蘭從最初的小心謹慎到後來壯士斷腕般的“嚴格抗疫”,抓準了每次時機:

從2月2日宣布次日禁止所有從中國大陸出發及中轉的非新西蘭人,堵住了第一波疫情;

到2月28日有了第一例病例,病毒來源變成了中東與歐美遊客,當局又在3月19日關閉邊境,4天後全國從3級戒備升級成4級,全國開始封鎖(Lockdown),關閉了除必要服務外的所有商業活動。

封鎖的一個月裏,病例在一輪急劇增長後又開始下降。

從關閉邊境日(3月19日)算起,新西蘭在15天後就進入了抗疫拐點,日確診病例也從十位數將為個位數甚至零,病死率也控製在極低水平,堪稱抗疫典範。

然而,新西蘭就一定是末日逃生的首選之地嗎?

答案未必如此。

首先,新西蘭的國家規模決定了其經濟體之小,嚴重依賴外貿與服務業的經濟在此次疫情中已受到巨大衝擊。

這次全國封鎖讓無數企業處境艱難,新西蘭在疫情後如何恢複經濟。

最典型的便是著名的皇後鎮了。皇後鎮由於風景優美,吸引絡繹不絕的遊客前來觀光。

發達的旅遊業帶動了該地的繁榮,當地房價甚至超越大城市奧克蘭。然而在封鎖後,卻成了新西蘭受影響最嚴重的地區,失業率飆升至30%。

皇後鎮湖區市長Jim
Boult說:“根據經濟學家預測,皇後鎮地區的經濟將萎縮40%。我們從新西蘭人口和GDP增長最成功的地區,變成了可能是新西蘭最貧窮的地區之一。”可謂慘不忍睹。

其次,身處地球邊緣的新西蘭,在近年來不斷變換的氣候中也深感“切膚之痛”,麵臨的自然災害逐漸增多。

除了本身處於板塊交界,地震火山是常客,極端氣候也影響了這裏自然環境,例如暴雨、熱浪乃至山火等。

近幾年新西蘭暴雨增多,當地水淹嚴重。

2020年元旦,當新西蘭人從跨年夜醒來後,發現城市陷入一片橙色,猶如末日景象。專家認為是因領國澳大利亞山火煙霧飄過海峽所致。

近年來氣候變暖使新西蘭的冰川數量逐漸減少。有研究顯示,到本世紀末,新西蘭的大部分冰川很可能會消失。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新西蘭有自己的難題。

無論是全球氣候變化還是疫情肆虐,隻要是在危機四伏的地球,作為命運共同體的人類都沒有僥幸可言。

中華文化新聞網:疫情之下,美國富豪們踏上新西蘭末日求生之路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疫情之下,美國富豪們踏上新西蘭末日求生之路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