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華夏客視恢復中華文化及推動中華文化發展為己任。
  • 提供新聞時事、時事政治、經濟財經、中華文化
  • 歷史知識、生活百科和健康養生等內容

《金瓶梅》到底誰寫的?“蘭陵笑笑生”之謎揭開

新聞 心怡 3周前 (05-08) 67次浏览

《劉氏宗譜•補遺》第一張“殘頁”

《失考補遺序》內容是:

“天下第一奇書”作者“蘭陵笑笑生”之謎被揭開


粵稽裔本之中,間有祖諱失考者。非不爬羅剔抉,無湮沒已久,莫可端倪。嗟乎!裔本,獨苗也;譜牒,獨根也。苗有根無,何能久也!合將失考之類編成次序歸諸譜牒,庶苗已有而根亦生,是為補遺雲。望以後凡列裔本者,須於亡名上注明某人之子,或某人之孫,以便將來續修改正采入譜牒,可謂有源有流,盡心焉耳。


八世孫雲南高州知州僖仁敬識。


十一世孫修職郎亮言敬誌。


光緒五年己卯歲春三月崗上壪耀元謹抄。

《失考補遺序》是一段議論“裔本”與“譜牒”關係的文字,強調家族“譜牒”的重要性。最後是“序”作者和三個時期撰、鈔者的簽名。此“序”由劉氏家族第八世孫雲南高州知州劉僖仁撰寫,由十一世孫修職郎亮言和光緒五年己卯歲春三月崗上壪耀元鈔。傳承有序,一目了然。

《劉氏宗譜•補遺》“殘頁”第二頁

《附曆代義男婦名目錄》內容是:

“天下第一奇書”作者“蘭陵笑笑生”之謎被揭開


聖明萬曆中,有姑父邱氏諱長孺者,笑而以地齌之義而以安土。原有破廟,名漏澤園,俗號望川義塚,庚子秋又題“山水有主,風月無邊”。越後,澤公亦助之。以下七十五名,俱葬換鵝嶺下官塘角西,與劉公亮言玉石墓同鄰。有南北向者,有東西向者。失名若幹。茲於譜後附錄之,既不歿其名,亦不遺其諒此等之陰雲,庶乎“複次普廣:若未來世”,誦曰《攝集經》,其可慰矣。

《附曆代義男婦名目錄》概括所附“曆代義男婦名目錄”的源起,清楚記載了劉族姑父丘長孺捐資修建“義塚”的經過,以及“義塚”的自然風貌與存在曆史背景。來龍去脈交待十分清楚。

《劉氏宗譜•補遺》第三張“殘頁”

是為死者誦念攝集經的“名目錄”,

內容是:


攝集十方三界六道四生萬類三塗河沙□子鬼神等眾:


馮永直(遠徙未果),朱梅,車孟(遷陝未果),麻一信(遷永嘉未了),熊氏,成氏,□滕(遷蜀未成),巢氏,藍氏,黃氏,張氏,霞一進(搬川未果),蔡氏,俞賢,□氏,苟二仁,鄭氏,幸啟真(遊食東道,未行),陳本受,賴天元,花古連,蒲宗勝,詹實富,殷國光(其子續遷),華氏,牛蘭秀,孫雪娥,韓愛姐,王六兒,鄭愛月,重喜,馮金寶,桂姐,桂青,卓宜兒(以上偕憐女),甘喜項(往滇未郤),鄒氏,新春,麻氏,幸氏,神得春,應花子(叫花子),花子書(花,劉家崗人氏,被踢出宗祠。其妻李氏名平,負心向富,原葬古梅園庵),徐氏,明懷仁(舉家遷川),鞠喜兒,高春,曾行知(搬川未了),王植(其族於明末遭流寇蹂躪被害大半,植避而舉家外遷南陽府樅樹林,領執路引,不幸病故,其子發旺請告義葬,橋頭親續行),馮貴,元兒,白氏,黃梅,靳新慶,梅兒,宋蕙蓮(偕外婦),先春,蔡氏,孫秀春,伍嬌兒(偕女丐),(還有)虞美人,葉高玉,鄺銀兒,五惠元,巫金兒,闞如意,莊穀雲,隋五娘,庹三兒,郗元宵,邴雪兒,席子雲,甄丫頭,仝玉兒,死勝兒,寵貴妃,鐸公(妣劉氏),自秀公(妣劉氏。以上二位偕邱氏。)

所謂攝集經,即佛教中的《攝諸善根經》,又名《佛說華手經》。按佛教六道輪回和超度亡靈可以往生西方淨土的理論,誦念此經能超度亡靈。所列人名,即是為其祈禱者,都是曾服務過劉氏家族的仆隸。值得注意的是,“名目錄”中與《金瓶梅》故事人物名字相關者,如孫雪娥、韓愛姐、王六兒、鄭愛月、重喜、馮金寶、桂姐、桂青、應花子、花子書、宋惠蓮等人名字竟多達32位。“名目錄”人名與《金瓶梅》故事中人名的契合,充分說明《金瓶梅》的人物塑造是有生活原型的。因此,《劉氏宗譜•補遺》“殘頁”以珍貴曆史文獻直接破解了《金瓶梅》是“誰寫的”和“寫誰的”重大曆史疑案。

關於《金瓶梅》作者“蘭陵笑笑生”到底是誰,“金學”界一直眾說紛紜,未有定論。麻城“金學”學者、麻城市教育局原教科院副院長劉宏先生專注此課題研究了四十多年,他堅持認為“蘭陵笑笑生”是麻城明代萬曆間大才子丘長孺。他有關此論斷的相關論文先後在國內權威學術期刊上發表過多篇,如較早發表的論文有:中國社會科學院主辦的《文學遺產》1989年第3期上發表其論文《關於金瓶梅最早收藏者的補證》,1993年第1期《湖北教育科學院學報》發表其論文《一條尋找真本金瓶梅的線索》。近幾年,他對“金學”研究又取得實質性的重要進展,2015年8月由中國文史出版社出版的《麻城大事》收錄其論文《<金瓶梅>書成麻城》,2016第12期、2017年第6期《北京科技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先後發表其論文《<金瓶梅>作者是誰——關於丘長孺的考辨》《<金瓶梅>作者與其抄藏者——關於丘長孺考辨之二》。劉宏對丘長孺著《金瓶梅》的背景及其動機進行了大量實據考證,他斷定:《金瓶梅》的作者就是明代麻城大孺邱長孺,而決非他人。

據《麻城縣誌》

(康熙九年刻本)記載:

“天下第一奇書”作者“蘭陵笑笑生”之謎被揭開


丘坦,字坦之,號長孺,齊雲子。少馳聲藝苑,極為袁玉蟠(袁宗道)伯仲所賞,如董思白、陶石簣、黃平倩、顧開雍,皆樂與之友。遊蹤遍南北,凡湖山名勝,於時交同趣。品竹彈絲,推花評鳥,俱臻佳妙。翰墨效趙文敏、米南宮,至揮灑少年場,千金立盡,有李白之風。後就武得雋,官海洲參軍,告病歸。有南、北遊稿,楚丘、度遼諸詩集。

丘長孺出身名門,其父親丘齊雲,字謙之,號嶽泰。明嘉靖年間進士,官至太守。邱長孺性格放蕩不羈,納伎女呼文如為妾的故事曾在士林轟動一時。

丘長孺交遊甚廣,“朋友圈”有著名的“公安三袁”袁宗道、袁宏道、袁中道,還有劉承禧、董其昌、陶望齡、馮夢龍、湯顯祖、王穉登等,這些當時有名望的仕人都是早期抄藏過《金瓶梅》的重要人物。

更為重要的是,丘長孺與流寓麻城十幾年的著名思想家、史學家、文學家、晚明最大的“異端”李贄結有莫逆之交,終日與之下楗讀書,潛心研究《水滸傳》《西廂記》等小說戲曲。李贄反理學、提倡“童心說”的新思想深深影響了丘長孺,並為邱長孺著下“天下第一奇書”《金瓶梅》奠定了深厚的思想基礎。

還值得關注的是,劉承禧是文獻記載最早的全本《金瓶梅》收藏者。他是丘長孺的妻兄,自然享有“近水樓台先得月”的條件。劉承禧父親就是張居正柄國期間紅極一時的錦衣衛緹帥劉守有。也就是說,丘長孺是劉守有的女婿,與第一張殘頁中“聖明萬曆中,有姑父邱氏諱長孺者,笑而以地齌之義而以安土”句之“姑父”吻合。上麵所述新發現的《劉氏宗譜•補遺》就是劉承禧家族的曆史文獻。作為劉家貴婿的丘長孺,出入豪門,對世族豪門生活耳聞目睹,親曆親為,於是作了紀實小說性描述,這就是“異端”之作、“天下第一奇書”《金瓶梅》。

《金瓶梅》在藝術上的貢獻就在於,它不再像《三國演義》《水滸傳》《西遊記》那樣圍繞曆史或神話傳說去進行宏大的敘事,而是把眼光投向並關注現實生活,實錄當下市井生活和社會正在發生深刻變化的方方麵麵,從而開創了中國小說現實批判主義的先河,深刻影響了後來《紅樓夢》等名著的文學藝術創作,被譽為明代“天下第一奇書”。

隨著劉明西先生在《劉氏宗譜》“補遺”中的重要佐證證據的發現,劉宏先生多年來堅持的《金瓶梅》的作者“蘭陵笑笑生”是麻城明代萬曆間丘長孺的論斷將被學界廣泛接受。

(作者王紅燈係湖北省作家協會會員,現任麻城市歧亭鎮黨委書記)

中華文化新聞網:《金瓶梅》到底誰寫的?“蘭陵笑笑生”之謎揭開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金瓶梅》到底誰寫的?“蘭陵笑笑生”之謎揭開
喜欢 (0)